大医精诚网 首页 眉寿堂方案选存 查看内容

眉寿堂方案选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方剂类 >> 眉寿堂方案选存

眉寿堂方案选存-卷上-春温

2015-12-7 14:11| 发布者: 雪贝贝| 查看: 27| 评论: 0

温邪有升无降,经肺气机交逆,营卫失其常度为寒热;胃津日耗,渴饮不饥;阳气独行头痛面赤。是皆冬春骤暖,天地失藏,人身应之,患此者最多。考古人温病忌表散,误投即谓邪热逆传心包,最怕神昏谵语。治法以辛甘凉泄肺胃,盖伤寒入足经,温邪入手经也。土润则肺降,不致 郁,胃热下移,知饥渴解矣。
嫩青竹叶 白糖炒石膏 杏仁 甘蔗汁 经霜桑叶 麦门冬 生甘草
劳倦嗔怒,是七情内伤,而温邪感触,气从口鼻直走膜原中道。盖伤寒阳证,邪是太阳传及,至于春温夏热,鼻受气则肺受病,口入之气,竟由脘中,所以原有手经见症,不比伤寒足六经病也。其原不同,治法亦异。仲景论温邪不可发汗,汗则劫津伤阳,身必灼热,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又云:鼻息鼾,语言难出,剧则惊痫螈 。无非重劫阴阳而然。今病发热,原不似太阳客邪见证,所投羌防辛温表汗之误,即为逆矣。上窍不纳,下窍不,亦属常事,必以攻下稀水泄热,殊不知强汗劫津而阳伤,妄下劫液而伤阴矣。顷诊脉两手如搐而战,舌干燥而无津,齿前板干,目欲瞑,口欲开;周身灯照,而淡晦斑红,隐隐跃跃;几日来时有呃逆,因胃乏谷气而中空,肝阳冲突,上冒肆虐耳。为今反正,先与糜粥,使胃中得濡,厥阳不致上冒,而神昏之累可已。进药之理,甘温可以生津除热,即斑疹亦不足虑也。观仲景论中,邪少虚多,阴液阳津并涸者,复脉汤主之。谨仿此意。
人参 生地 炙甘草 麦冬 阿胶 白芍
冬月热伏于里,春令风温入肺,引动旧时伏热,营卫流行,邪干怫郁,遂致寒热。四十,形神瘦削,入夜着枕便躁。经云:不得卧,卧则喘烦,乃肺气之逆也。幼稚阳常有余,阴常不足,故昼轻夜重耳。病名风温。手太阴肺,属上焦至高之所,若清痰消食,若苦寒通便方药,皆徒攻肠胃,焉能恰当至理?倘气闭窍塞,慢惊亦是久延致危,万难调理。久而失治,肺津日枯,气失清降,又属肺胀喘促。议孙真人苇茎汤,宣通气血,以驱伏邪之意。
心营肺卫,为温邪留伏。气血流行,与邪相遇搏激,遂有寒热如疟之状。今形神羸瘦,经月,速则恐其成惊,再延恐致儿劳;多进苦药消克,胃口又虑败倒。急清气热以通营卫,使温邪无容留之地,寒热可冀其止。至于痰嗽,必得胃口充旺,而肺金自全,要非药饵强劫之谓。轻剂桂枝白虎汤。
稚年阳亢阴虚,温邪深入不解,留伏营卫之中,昼夜气行,遇邪则热,如疟同义。先议清气分,兼通营卫一法。
川桂枝 知母 生甘草 生石膏 麦冬 白风米
清气热,通营卫,果得咳热皆缓。前论温邪犯肺是矣,但稚年易实易虚,寒暄食物之调,最宜谨慎,勿致反复为上。
鲜地骨皮 大沙参 生甘草 嘉定天花粉 炒川贝 金银花
风温不解,早凉晚热,舌绛口渴,热邪未清,阴液衰也;胃汁耗则不知饥。宜生津和阳淡黄芩 乌梅 青蒿 生白芍 橘红 鳖甲
温邪内伏,潮热自利。暮甚于昼者,稚年阴气浅也。仲景于暮春瘟病,内应肝胆例,黄芩汤为主。
黄芩 杏仁 淡竹叶 白芍 甘草 木通
温邪深入,咽阻,心中热闷,自利,三焦咸病,恐热极欲厥。
淡黄芩 川连 杏仁 生白芍 乌梅 淡竹叶
风温入肺,肺气失降,郁蒸热聚,咳痰,卧不安静。高年积劳之体,最宜甘寒清燥,所谓风温得润而解。
桑叶 甜杏仁 麦冬 蔗梨汁 沙参 玉竹 竹叶
左大空搏,阳不潜伏,咳吐涎。
陈阿胶 炒麦冬 生白芍 鸡子黄 生地炭 炙甘草
脉大咽干,痰多咳频,食下腹闷,此风温日久,劳倦内热,津伤液燥。
冬桑叶 甜杏仁 麦门冬 蔗浆 大沙参 玉竹 生甘草 梨汁
风温入肺,咳嗽,脉坚搏,夜卧汗出。阴分先亏,最多失血,大忌发散苦辛,从温邪当
桑叶 甜杏仁 炒麦冬 白沙参 玉竹 生甘草元米汤煎。
风温不解,肺气不利,寒热汗出;吐血,更有恼怒肝逆。内外两因之症,为左右立法。
芦根汁 杏仁 丹皮 黑栀皮 生米仁 郁金 钩藤 栝蒌仁
肺痹,脘中及腹痛,自利清谷,是风温邪热相搏,诸气失于宣降,拟进开手太阴法,以滋气化,得小便利可安。
芦根汁 桑叶 栝蒌皮 枯芩 杏仁 桔梗 郁金汁 橘红
风温入肺,肺郁失降,气窒上焦清空之地,发散则犯温邪劫津,故口渴气逆不已,腹痛而呕,胃络受伤耳。
桑叶 杏仁 蔓荆子 象贝 马勃 牛蒡子
面浮咽痛,温邪未解,轻剂苦辛泄降。
桑叶 大沙参 通草 连翘 大力子 滑石
温邪上混,头痛气喘,治在手太阴肺。酒客痰热素盛,苦降为宜。
杏仁 花粉 连翘 枳实汁 橘红 黄芩 白芍 郁金汁
风温入手太阴,气郁热聚,喘逆口渴,营卫失和,周身掣痛。脉右搏,防失血。
桑叶 杏仁 生米仁 苏梗 栀皮 郁金
风温不解,顿嗽呕吐,宜淡渗以利热清胃。
芦根 杏仁 滑石 米仁 桑叶 通草
风温阳逆呕噫。
枇杷叶 白杏仁 金石斛 桑叶 大沙参 茯苓
外寒内热,温邪气逆为呕。
嫩苏梗 杏仁 黄芩 冬桑叶 橘红 浓朴
温邪呕逆。
淡黄芩 竹茹 半夏曲 川石斛 郁金 钩藤 茯苓 广皮白
风温轻恙,误汗表疏,形寒自汗。先进建中法以和营卫,继当以参苓补剂,则表里平和昨进建中法,因表气不固,形寒汗泄,主乎护阳理营。今继进《金匮》麦冬汤,以苏津液,得胃阴稍振,然后商进峻补,庶为合宜,不致偏胜之弊。
炒麦冬 生甘草 甜梨浆 北沙参 生白芍 甘蔗汁
久嗽失音,岁暮用参 益气得效。春令风温,燥熏其汗,亦如火劫逼阳同例。但仲景救逆,在太阳少阴,此证气泄肺伤互异,从风温汗出不解,葳蕤汤主之。
咳嗽二年,形瘦减谷。冬季喉垂渐痛,已见水亏,阳气不藏。春月气升日盛,皆阴乏上承,阳结于上,为喉痹矣。近日寒热,风温客气;脉小数,为阴伤,忌用辛散。
桑叶 玉竹 川贝母 大沙参 麦冬 生甘草
背寒复热,发于晡时,暮夜寐多惊惕,食入欲呕,此肝阴久虚,阳独上炽。风温乃是客气,多延渐为本虚矣。
泡淡黄芩 生牡蛎 乌梅肉 生白芍 桂枝木 大枣
又 人参 炒阿胶 牡蛎 茯神 炒白芍 炒乌梅
冬月温邪内伏,入春寒热咳嗽,身痛渐汗乃解。与温疟同法。
桂枝白虎汤。
风温如疟烦倦,乃内热水亏。
犀角地黄汤加知母、泽泻。
风温上受,气郁热生,咽痛嗽频,震动痰血。以清肃上焦,薄味调理。
桑叶 花粉 大力子 杏仁 大沙参 射干 连翘仁 象贝
风温上郁,是冷暖侵肺使然。轻剂清解,忌发散。
杏仁 黑栀皮 栝蒌皮 象贝 桑叶 嫩苏梗 郁金汁
气逆痰升,呼吸不爽,仍宜清解。
杏仁 象贝 白沙参 滑石 桑叶 橘皮 郁金汁 紫菀
风温郁热上升,支饮亦令上泛,渴烦咳涎。下虚上实,仍宜轻剂清理。
桂枝木 茯苓 白芍 石膏 米仁 甘草
又 小青龙汤去麻、辛、半、甘,加石膏。
面赤足冷,脉沉弦细,吸短有声,昏昏欲寐,下焦淋带不断,此下虚不摄;饮浊上泛,期。从来饮家咳逆,当治其饮。仲景谓饮家短气倚息,以外饮属脾,用苓桂术甘,理脾阳以营运;内饮属肾,进肾气以收摄固纳,仿此为法
肾气丸,淡盐汤送下。
又 熟地炭 茯苓 淡苁蓉 五味子 白芍 胡桃肉
左坚数甚,舌喑不言,得饮渐呛渐呃,此温邪内伏,少阴水亏,液燥,热气上冒,乃中厥之象。老年最怕面赤神昏,为衰脱耳。
生地 知母 炒远志 梨汁 天冬 川石斛 石菖蒲 蔗汁
久虚劳损,几年不复。当春深阳气发泄,温邪乘虚入阴,寒热汗出,不纳谷食,脘中痞闷不舒,胃乏气运,侧眠咳痰。病热险笃,恐难万全。
人参 旋复花 木瓜 茯苓 赭石 炒粳米
此因惊忧内伤肝藏,邪热乘虚内陷,直走厥阴,消渴渐呕,汗大泄,胸腹胀。次第论证都属在里,半月以外之病。左脉坚搏如刃,耳聋昏躁不静,岂是脉证相合?议以镇逆一法,冀其神清勿躁,不致厥脱。
生牡蛎 生白芍 桂枝木 生龙骨 乌梅肉
阳亢阴虚,烦躁妄言无寐,苟非镇静,焉得神清。议乙癸同治,熄内风、和阳扰为近理
水制熟地 茯苓 生白芍 磁石 泽泻 山药 丹皮 辰砂
多言原从热治,诊脉小数,又当元气大泄之余,故壮水制阳,王道成法。若但说实火,苦降,必致变症蜂起。试论食粥后,原有片时安静,岂非水谷镇胃,虚阳不致扰动?焉得纯以实火治。以阴阳偏胜为理,不致败坏。
天冬 川黄连 生地 女贞 茯神 鸡子黄 阿胶 白芍
左三部动数倍右,阳扰不和恋;定是阴中之火,所以粥食镇胃稍安。且善饥欲食,即《经》阳亢为消之验。治法总在足三阴,勿参入乱药为正。质重益阴,佐以介类潜藏立法。
熟地 龟甲 萸肉 白芍 茯神 鳖甲 女贞 炙草
鼻煤唇裂舌腐。频与芩连,热不肯已,此病轻药重,致流行之气结闭不行,郁遏不通,其热愈甚,上则不嗜饮纳食。小便虽利,便必管痛。三焦皆闭,神昏痉厥有诸矣。
竹叶 杏仁 川贝母 连翘 射干 鲜石菖蒲汁
自停服药,日有向愈之机。胃困则痞闷不欲食,今虽未加餐,已知甘美,皆醒之渐也。
无下虚之理,溲溺欲出,尿管必痛,良由肺津胃汁,因苦辛燥烈气味劫夺枯槁,无以营运。
若必以分利为治,所谓泉源既竭,当滋其化源;九窍不和,都属胃病也。
甜杏仁 蔗汁 麦冬 梨汁
初春暴冷,暖覆卧床,渐渐失音,久则咽喉皆痛,痰沫上泛。纳食照常,已非虚象。致内为热迫,外为寒郁。
越婢加半夏汤。
温邪形寒痰嗽。脉形细小,少阴本气素弱,治邪宜以轻药,勿得动下。
苏梗 桑叶 沙参 杏仁 玉竹 橘红
温邪烁阴,寒热渴饮,不汗出。
玉女煎去麦冬,加竹叶,灯心。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0-17 01:07 , Processed in 0.60937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