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奇方类编 查看内容

奇方类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方剂类 >> 奇方类编

奇方类编-卷下-急治门

2015-12-7 15:48| 发布者: 【小渔夫】| 查看: 20| 评论: 0

清凉散
专治汤泡火烧,敷之止疼立愈。
大麦,净砂锅内炒至漆黑为度。取出以纸铺地上,出火气,研细末。烂者,干搽末;破者,
又方
用水中大蚌四、五枚,置瓷盆中,候口开,入片、麝二、三分于内,即化为水。以鸡翎将水四面扫上,再以蚌壳烧灰研末,入片、麝少许,敷之立效。
又方
用人粪,瓦上焙枯黑研末,香油调涂亦效。
回阳丸
专治阴症肚疼,立刻见效。
明矾 火硝 胡椒各一钱 真黄丹八分
共为细末,陈醋为丸,男左女右握在手心,以帛缚之出汗而愈。
又方
用黑豆炒熟,乘热研烂,以热黄酒泼上,一饮而尽,神效之方也。
又方
将本人脚后跟啃出血津,即愈。
治阴症回生膏
枯矾 本 干姜各五钱
连须葱数茎,捣烂,敷脐上,热砖烙之。
又治汤泡火烧方
切不可用凉水浇洗。如一时药不便,先饮童便一碗,或生萝卜汁一碗,再将生大黄末或香油、或桐油调敷。如烂见肌肉者,用山野人家百草霜二钱,轻粉一钱五分,研末,香油调敷,内服清凉散。
治金刃伤
用好鸡骨炭,掷地有声者,同好松香各等分捣成一块,用老韭菜汁拌湿、阴干。如此捣拌三、四次,为细末,收贮,每遇金疮敷之,立愈。切不可饮冷水,食稀粥,只食干饭。
附子理中丸
(去附子,名理中丸) 治五脏中寒,口禁失语,大吐大泻之后,四肢皆冷,元气不接,不省人事。
大附子(面煨,去皮脐)二钱 白术(土炒)二钱 干姜(炒)二钱 人参二钱
枣二枚为引,水煎服。
鱼骨鲠喉不下
用象牙磨末,水服之即下。
诸般鱼骨鲠及竹木刺入喉中 水一碗,用浓墨笔写癸,水化为龙,行六字在上,一气饮。
若不下,再服一次,未有不下者。
诸般骨鲠
玉簪花为末。如无花,取根汁,将醋调汁灌下,不可粘牙。
吞针鲠喉不下
黑沙糖和泥为丸吞下,泥裹针,自出于大便中。
又方
蚕豆煮熟同韭菜食之,亦从大便中出。
鱼骨鲠
将鱼刺一根,暗插在他头上,勿说破,自下。
又方
写一龙字,在喉咙上;写一龙字在凉水碗,呷之即下。
鸡骨鲠
香油煎滚,温服立下。
猪骨鲠
象牙刮末,浮于新汲水上吸之。
竹木刺入肉中
鹿骨烧存性为末,水调敷之。虽日久,不过一夜即出。
又方
羊屎烧,为末,和猪油敷之。或以牛膝草嚼烂敷之亦妙。
木屑呛喉
铁斧磨水灌之即愈。
吞金银铜铁不化
砂仁煎浓汤,渴服自出。
又方
白丁香三钱煎汤,服之立下。
误食轻粉筋骨疼痛
川椒去目,每日清晨吞之,任意不拘多少,白汤下。
误食水蛭
(即蚂蝗) 泥土为丸,香油为衣,每服二、三百丸。空心温酒送下,随出。
误食田螺卡喉将死者
将鸭一只,以水灌之。少时,将鸭倒悬,令吐涎与病患服之,即化。
针折在肉内
鼠脑涂之即出。
误食桐油
多饮滚酒即解。
中砒霜毒
酱调水服。若在胸中作楚,急用胆矾研水灌之,或用真菜油灌之立解。或用稻草烧灰,以新汲水淋汁一碗,冷服立解。
中菌毒
将净地下挖深二尺许,入新汲水于内,搅三百下,待澄清饮之,立解。
中诸药毒
玉簪花根擂水吞之,勿粘牙。又用生姜汁立解。
又方
五倍子二两,研末,黄酒送下。若毒在上,则吐;在下即泻。
中巴豆毒
煎黄连汁服之,即解。
中六畜肉毒
水煎墙上黄土二钱饮之,即解。
中马肉毒
将芦根捣汁一碗,饮。并煎汤浴体,愈。
中猪肉毒
猪牙烧为末一钱,水送下。
中鸭肉毒
猪粪烧为末,每一钱水送下。
中鳖毒
食鳖肉误食苋菜,成鳖腹胀,速饮白马尿一碗,即化。
蛇毒并虫毒
以苍耳草嫩叶杵汁灌之,仍将叶敷伤口。毒入肠者,以两刀相磨,取磨下之汁服。又或用益母草煎服。
又方
马桑皮和盐杵烂敷伤口。兼治蜈蚣毒。
又方
以生姜、半夏捣烂敷。即以二味煎酒服。
祛蜈蚣法
凡人家多蜈蚣,以头发常烧烟或床下,或厨房闻之,入土三尺。
被毒伤跌倒不起将死者
香白芷捣烂为末,麦冬去心,好酒煎服,良久有黄水自伤口出。候水尽,肿消皮合,仍将药渣捣烂敷之。又扁豆叶捣烂敷。
蛇咬
菜刀烧红,将生白矾少许放刀尖上,化水滴患处即愈。
睡着蛇拔口中拔之不出
先以快锥刺定蛇尾,即将刀剖尾,以川椒数颗入内缠定,自然退出
雄灵散
治毒蛇所伤,昏闷欲死者。
雄黄五钱
五灵脂一两
共为末,每服二钱,好酒调服。渣仍敷患处,良久再进一服即愈。
水蛇刺伤
苋菜根顺擂滚酒泡,以碗盖之,热饮取汗为度,渣仍敷患处。
疯狗伤人
川黄连三钱 番木鳖三个 虎胫骨三钱 甘草一钱以麻油四两,将前药煎汁取渣,又生酒内煎过,先吃油,后将药渣酒饮醉,取汗。忌鹅、狗、羊肉七日,余不禁。
又方
斑蝥七个,去头足,入糯米同炒,研为末,温酒送下,无人处方服,泻在便桶内,有沫似狗形为验。如无形,宜服六、七次。愈后,将黄连一两水煎服,解毒。忌荤、酒百日。
凡遇此伤,先将刺破患处用艾汁洗,又服此药,无不效矣。否则腹中闻犬声,不救。
狗咬
甘草、杏仁以口嚼烂敷之。又以鼠屎捣烂敷之,即止痛。
虎伤
多服生姜汁,并用淋洗伤口,又以白矾末敷之,即止痛。
马咬及跌伤
艾火炙伤处,以马粪及人粪烧存性,猪油调搽。
猫咬
薄荷捣汁涂上。
鼠咬
猫毛烧灰,加麝香少许,以唾津润敷。
毒蜂蜇人将死者
蜂房焙为末,猪油调敷。又随身药将阳物垢手掏擦患处,并治蜈蚣等狗咬
又方
蜂将蜇时,就地画一玉字,口念金木水火,上句一字一画于初一横金字起,念到临了土字一点下止。即于点下之土捻起,就伤处敷之即效。
蜈蚣咬
将咬时就地画一马字,口念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句。一字一画于初一画念“子”字起,念到临了“亥”字一点下止。亦于点下之土捻起,就患处涂之立愈。又用草纸烧烟熏之;又用独蒜头捣烂敷咬处,或烧颈发烟熏之。
急救自缢
轻轻解下,不可割断绳索,亦不可令其仰卧。以头扶正,将手足慢慢屈弯,将粪门用力顶住,不令泄气,以一人用手揪住头发,将头扯直,再用二人将苇筒吹两耳,不住手按摩胸前,虽气绝时久,多吹多摩亦可救活。
急救冻死或落水冻死
但胸前微热,急脱去湿衣包之,不可令近火,须用布袋盛炒热炉灰,放心口擦摩。如冷,又换热灰,待开眼,以温酒姜汤灌之。
卒然中恶仆地不语
皂荚末少许,吹入鼻内即醒。
治暴死
烧炭一炉,以陈醋频浇火上,令鼻闻之即活,或韭菜汁灌鼻亦可。
热死
切禁冷水近身,用草绳一条盘脐,以三、四人溺尿脐中,不然以热水浇脐亦可。醒后亦不可饮凉水。
治破伤风
用粪堆内蛴螬虫一、二个(旧草房上亦多),将虫脊背捉住捏之,口吐黄水抹于疮口,觉麻,身上汗出即愈。如病势危急,滴黄水于热酒内饮之,取汗立效。
治羊颠风
肥皂子去外黑壳,取仁焙熟研末。每服五分,空心白汤下,不可断间。
解河豚鱼毒
橄榄、芦根、粪水皆效。或香油一碗灌之,吐出即愈。
解盐卤毒
以豆腐浆灌之。
解烧酒毒
锅盖上气流水半盏,灌下即醒。
解中虫毒
预以炙甘草一寸嚼汁咽之,然后饮食。若中虫即吐,仍以炙甘草四两,姜四两,水六碗,煎二碗,日三服。
中蚯蚓毒,形如大麻风须眉皆落
用锻石泡热水,候凉洗患处,浸之良久愈。
急救溺水死者
以本人横复卧于黄牛背上,放箸一根于口中,使水可出,又以老姜擦牙即活
解中药箭毒
雄黄末敷之,沸汗出愈。
惊死
以醇酒灌之活。
忽然九窍出血
用大蓟一把,绞汁。以好酒半盏调和顿服。如无鲜者,干者为末,服三钱亦妙。
卧忽不醒
切忌火照。但痛咬其脚大拇指甲际,而唾其面则醒。如不醒,以韭菜汁灌之鼻中,即活。
鬼压鬼打
如人初到客舍及无人冷房,睡着觉鬼物压打,其人呃呃有声,呼之不醒,不救必死。其法用雄黄、牛寅各一钱,朱砂三分,研末和匀,以一钱烧于床下,一钱温酒调灌之。
解中鱼毒
冬瓜捣汁饮之。
解蟹毒
紫苏汁饮之。
毒蛇咬
细辛 白芷各五钱 雄黄五分
为末,每服二钱,好酒调服。
蛔咬心疼面青吐沫
蛔(音:为),人腹中长虫。 蓄十斤,锉细;水一石,煮一斗,去渣,煎如饴。隔宿,勿饮食,空心服一升,虫即下。《海上歌》云:心头急痛不能当,我有仙人海上方。 蓄醋煎通心咽,管教时刻便安康。
嘈杂
先食猪肉一片后,以砂糖水调铅灰四钱,五更服。昔许学士有此病,用此方,下虫二条。长二尺五寸,有斑纹,为寸白虫也。
又方
猪肉一块,锻石拌一夜,次日去灰烧肉,将飞过盐少许,食之效。
治喉内骨鲠法
以净器盛新汲水一盏,面朝东默念云:“谨请太上东流水急,急如南万火帝律令敕”。一气念七遍,即吹一口气于水中。如此七次,令患者饮此水,立解。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8-18 10:38 , Processed in 0.67187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