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奇效简便良方 查看内容

奇效简便良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方剂类 >> 奇效简便良方

奇效简便良方-卷四-中毒急救

2015-12-7 15:49| 发布者: 流年无殇| 查看: 26| 评论: 0

中河鱼脍并狗毒
芦柴根鲜者捣汁饮,干者煎汁温服。或饮麻油取吐。
中鱼鳖鳝及死畜毒
豆豉一合,新汲水煎浓炖温服。
中蟹毒
紫苏叶浓煎汁饮,或苏子捣汁饮,或饮藕汁、蒜汁、冬瓜汁。
中一切蕈毒 取地浆水饮(净土地上掘三尺深,以水倾注,搅成泥水取半清半浊者,名地浆
中面毒
萝卜生啖或捣汁饮。
又嚼蒜食。(和醋亦妙)
中鱼毒
粪清灌之。或槐花炒黄,同干胭脂等分,水调灌。
中鱼鳖毒
靛汁一碗,陈皮三钱,煎水候冷透服之。靛汁加盐服亦可。(并治虾蟆毒)
中鱼毒
饮地浆水解之。(切忌服荆芥)
中蟹毒
生姜捣汁饮,或饮靛汁,或煮干蒜汁服。
中蚂蝗毒
即水蛭
田中泥或山中黄泥以水调饮,或饮靛水,或多饮蜜,或桂圆肉包烟油吞
中诸鱼毒
冬瓜仁或橘皮煎水服。或黑豆煮汁服。或橄榄捣汁饮。
又方 饮麻油。
中斑蝥毒
腹痛吐逆不止
绿豆或黑豆煎水服,或玉簪花根煎水服(须冷服)。
中酒毒
经日不醒
黑豆一升,煮汁乘温灌三盏取吐。或锅盖上气流水半盏灌下。
中白果毒
白鲞头煎汤灌数次,或白果壳煎水服(中此毒者骤然一喊即晕去,如受惊之状)。(并治诸果毒)
中丹药毒
淡竹叶浓煎服。
中瓜毒
即服瓜皮汤(柑则服柑皮汤,梨则服梨叶汤)
中狗肉毒
杏仁三两,连皮研,热汤调服三盏取吐。
中鹅鸭血毒
糯米泔水,温服一盏。
中鸡肉毒
饮地浆水。
中硫黄毒
乌梅肉(焙)一两,砂糖五钱,水一茶杯,煎七分饮。或黑铅二两煎水服。或防风二两煎水冷服。
中野芋毒
石榴叶或黄土煎水服。
中诸鸟肉毒
生扁豆末冷水服之。
中药箭射伤鸟兽肉毒
先服盐水,再以黑豆煮浓汁饮。
中老鸡肉毒
鸡年久者有毒
带壳蜒蚰数十个,同温开水捣服。
中断肠草毒
吞生鸡子二三个。
中鸩酒
犀角磨水饮。
中饮馔内毒未辨何物
急以生甘草荠 等分煎水饮入口即活。
中冰片毒
冰片与酒同饮杀人
饮新汲水可解。
中黝子毒
即泻银之物及涂瓷器者均有毒
黄泥调水饮一碗。
中宿肉漏脯毒
韭菜捣汁饮。
中诸毒
但觉腹中不快嚼生黄豆不腥者是
急以升麻五钱,煎汁连饮,以手探吐之。或多饮
中杏仁毒
杏仁生熟服之俱无害,惟火炒不透半生半熟者,数十粒即死
杏树皮煎汤饮。或
中豆腐毒
萝卜煎汤饮。
中木瓜毒
舌大满口者是
好醋调红糖,含口中吐涎。
中诸瓜毒
木瓜皮煎汁饮,或饮盐汤。
中水毒
手足至肘膝俱冷
浮萍煎水浸洗。
中碱水毒
饮米醋或食干柿饼。
中雄黄毒
汉防己煎汤饮。
中巴豆毒
绿豆浓煎汤冷服。
中钩吻毒
即野葛叶有毛形似芹菜
甜桔梗八两,水六升煮至二升,分两次温服。
中野蕈灵芝毒
心痛胸胀腹痛肠泻
黄泥浆灌之,或饮粪清或饮屎。
中六畜肉毒
灶心土五钱,末,水调服取吐。
中各肉目死毒
黄柏末一匙入肉食之。或取向东壁上陈土,水调服一钱。
中瘟牛肉毒
忌饮水
早稻草煎汤服,或甘草煎水服,酒煎亦可。(并治马肉毒)
中瘟马肉毒
忌饮水
芦根捣汁或黄酒煎服,并煎洗浴。
中马肝毒
狗粪调酒饮。
中瘟猪肉毒
猪肉烧灰水调服,或猪粪烧末水调三服。
中药毒鸩毒
绿豆粉三合,井水调灌。或扁豆末温服。
中水银毒
炭屑煎汁饮,或吞花椒。
中铅粉毒
麻油调蜜服。或饮萝卜汁,或沙糖调水服。或生扁豆浸湿捣汁和地浆水饮之。(此治轻粉毒)
中花椒毒
花椒合口者有毒
暖酒和生姜饮之。
中隔夜茶水毒
服雄黄或地浆水。
中桐油毒
服甘草汁,或食干柿饼,或急饮热酒,或莲蓬煎饮。
中诸项毒
麻油和鸡蛋灌,或饮地浆水,或巴墙草捣煎冷服。
中砒毒
热豆腐浆灌,或防风末一两,水调服。或冷水调石青末灌。或防风四两,煎水灌。
或无名异(即漆匠所用签子以炼桐油收水气者)研末,吞下即活。
中砒毒已久不能吐者
急用黑铅一块,约重四两,用井水于石上磨之,随磨随灌,吐尽方无后患。或生绿豆五合,擂粉,新汲水打和绞汁灌。
又屎尖七个水调灌。
又油腻抹墙纸煎汁灌取吐。
又薜荔末水调灌极效(垂危可救)。
中一切药毒及饮食毒
他药不及此方虽甚危可救
饮粪清立解(将坑厕中宿粪布包滤汁即是)
中蛊毒
腹内坚痛面目青黄病变无常
真蜜一碗,猪骨髓五两(研),同煎熟,分作十服,日
中蛊吐血
小麦面二合,分作三服,冷水调下,半日服完,下蛊即瘥。
蛊中隔上
此国中者
白矾、建茶各一两,共细末,每五钱,新汲水调炖温服。(如药入口觉甘甜不苦者,即是此症)
中金蚕蛊
吮白矾味甘,嚼生黑豆不腥是此毒
酸石榴根皮煎浓汁服,即吐出活蛊。
桃生蛊毒
明矾、牙茶等分为末,凉水调三钱服。或频服青盐汁半合。或石榴皮煎汁饮,吐
解鸦片烟毒神方
用硼砂一钱五分,以凉水调和,灌下一吐而愈。或服宫粉毒,或饮酒过醉者,均能治之,屡试屡验。
解吞生洋烟毒
南瓜汁灌,或灌香油。或扒墙草捣汁灌之,煎水亦可。或棉花四钱烧灰,盐二钱擂末,冲开水半大碗,调匀灌,重者稍停再灌一服。如牙关紧闭,可装茶壶内,将壶嘴向鼻孔缓缓灌之,使下咽喉入肚内即活。(此方去盐并治食铅粉野菰诸虫毒)
又服冷水即活,服热茶即死。
解服盐卤
生豆腐浆灌,或油腻擦墙纸绞出浊水灌(须用凉水)。或肥皂捣极烂,清水调灌。或淘米水冷灌三四碗。或饮猪油,或上白糖四两,水调灌。
吞洋烟气绝不能灌药者
不可急为棺殓,须任其静卧(忌见日),往往有渐活者,有卧数日方活者,如夏天宜卧阴冷处,掘坑卧放尤妙。
吞金银
羊胫骨 末,每服三钱,米汤调下,立从大便出。或葱白煮汁饮,或多食核桃。或陈大麦(去芒刺,炒研成粉),用黄糖少许拌食,一日三次,每服一盏,三四日解下,只可吃饭粥,忌饮汤水。
吞银硝
服黄泥水一二碗。或黄连、甘草,煎浓饮。(此治吞白银)
吞铜器
多食荸荠、核桃。
吞铁器
多用砂仁煎浓汁服。(并治吞铜物)
吞铁针
或剥桴炭皮半碗,研末,浓粥三碗服(并治吞铁钉)。(喉舌门、小儿门均有方可参看)
吞铁骨等物(觉肠中重坠者) 多食青菜猪油自出。
吞田螺
以水多灌鸭口,少顷将鸭倒提,接取流出之涎,饮下即化。(并治螺蛳靥梗喉,万不可伤鸭命)
吞蜈蚣
鸡蛋清数个食之,少顷痛稍定,再饮生茶油一杯取吐,蜈蚣裹血而出,再用雄黄调水服。
或十指甲磨冷水多饮,或樟树叶煎水冷服,或食生鸡子三个,或饮地浆水。
吞铜钗
饴糖一斤缓缓服之。(并治吞竹木)
游波虫毒
(食海蛤须防此虫,其壳相似,惟面上无光可以辨认。误食之,令人狂走欲投水,似有祟状)
鳖不可与苋菜同食,倘同食则腹生小鳖
饮白马尿即化。
食鸡蛋闷绝
饮醋即解
食鸭蛋不消
饮糯米泔水一盏。
解樟疠毒
瓷瓦片锋刺额上或眉从或两臂膊出血一升,愈。
壁镜毒人
白矾涂之。
蚯蚓毒
形如大麻疯,眉发皆落,每夕闻身中有声如蚓鸣
多用盐煎汤浸洗。
蜘蛛毒
成片如痱子
苎麻叶连根洗净。捣汁,调青黛或蓝靛(不必太浓),鸭翎蘸敷。(苎麻汁须随用随捣,隔宿者不可用)
鹤血毒
此系鹤顶之血,粘在树草间,人以手足误触,登时赤肿疼痛
青松毛和糯米饭同捣
蝎螫
井底泥敷。或水蘸明矾末搽,或地上磨生姜涂。
中闷香蒙汗药
饮冷水或冷水喷面。
中飞丝毒
嚼苏叶愈。
解百蛊毒
多饮芝麻油取吐,或黑豆末酒绞汁服半碗。
煤毒熏晕
急移于风凉处,或盐菜汤或新汲井水或捣萝卜汁灌之。
烟火熏死
白萝卜捣汁灌。如无则用叶,干者水泡透捣汁亦可。
雷误震死
蚯蚓捣烂敷脐中。
救溺死
打倒泥墙一堵,将溺者仰卧泥上,再以墙土覆之,止露口眼,自然水气吸入泥间,遂苏。
虽僵亦可救。或纸裹皂角末,纳入下部。
又方 捞起后急将口撬开,横衔筷一根,使可出水,用好陈醋灌鼻中,绵裹锻石纳下窍水即出。或用通关散频吹鼻内取嚏,皂角末置管中吹粪门亦可。
又溺人倘或微笑。必须急掩其口鼻,如不掩则笑不止,不可救矣。切勿骤令见火,一近火则必大笑,冻死者亦然。凡落水冻死,尚有微气,可用布袋盛热草灰放在心头,冷即换,待眼开,温黄酒乘热灌之,酒亦不可太热。
又方 酒坛一个,烧纸一把放坛内,急以坛口放脐上,冷即再烧再覆即活。
救冻死
用毡或草荐卷之,以绳系定,放平坦处,令二人相对推踏令滚转往来如扦毡法,候四肢温即活。或雄黄、焰硝末点两眼角内。
又方(兼治缢死溺死压死魇死冻死,凡心头温者皆可治) 生半夏三钱,研细末,吹入耳鼻内。
救缢死
虽僵可救
不可割断缢绳,须缓缓抱解,将尸安放平正处,头要正,将手足慢慢弯曲,然后将大小便处用绵软物塞紧,不令泄气。令一人坐于头前,以脚踏其肩,以手提其发,不可使头下垂,直令喉颈通顺。再令二人将细笔管入耳内不住吹气,以手揉按胸腹摩擦臂足。再一人以已口对缢者之口,轻轻呼吸其气,如此一饭时久,即气从口出,眼开苏醒,后用清粥灌之令润喉(不可先灌茶水)
又方 活鸡冠血滴入喉鼻中(男左女右),男用雄鸡,女用母鸡,顷刻即活。或炒热盐二大包,从颈喉熨至脐不住手。
入井冢受伏气
凡入井冢须先以鸡鸭毛投之,如直下则无毒,若徘徊不下则有毒,宜以酒数升洒其中,停久乃入
如受伏气,则令人胃闷奄忽而死,急取井水 其面,并冷水调雄黄一二钱灌之。倘转筋入腹痛欲死者 捉住手足于脐之左边离二寸,用艾灸十四壮,又用生姜一两(锉),酒五盏,浓煎服。
又醋煮衣服令热湿裹于转筋处。
又浓煎盐汤浸手足洗胸腹。
中恶猝死
或先病及睡卧间忽然而死,或猝然扑地及一切痰壅手足搐扯皆是
韭菜心黄刺入(男左女右),令目开血出即活。或蒜头捣汁,或韭菜汁灌鼻亦可。(切忌灌汤水)(参看杂症门)
又方 视上唇内沿有粟米大一粒,以银针挑破之。或令人溺其面,或烧炭以陈醋泼之,使醋气入其鼻中(须令人捉其两手勿令惊),或醋灌鼻亦可。
又方 皂角末或生半夏吹鼻。
解吞水鳖子
香油一两,白糖一两,和匀灌之。(中此毒者发抖欲死)
附马齿苋治验
(忌食甲鱼)。
马齿苋
一名长命菜,性清凉,内服外敷神效之至。(亦名瓜子菜)
一三十六种风
熬膏内服外敷日久自愈。
一杨梅疮
用一大握水煎温服,汗出愈。
一发背诸毒
水煎入酒热服出汗,三服愈。
一痔漏
每日蒸食,以愈为度。加瓦松、葱、椒煎汤熏洗尤妙。
一癣痒极
捣敷立止。
一多年顽疮疮不收口
蒸煮多食,外捣敷。(敷处一日三换,三日愈)
一蝼蚁窝
生脚腿间,皮肉生虫或痛或痒
加盐少许,捣敷数次。(须先用花椒煎汤洗净患处)
一湿癣白秃
加锻石末炒红捣敷。
一赤游毒
加靛青根捣敷。
一血淋
捣汁服。
一血痢
捣汁和蜜一匙空心温服。
一腹中寸白虫
煮一握和盐醋空心食(虫尽出)。
一小儿走马牙疳
烧灰搽。(用根加雄黄共为末搽亦妙)
一头疮肿年久不已
捣敷三次。
一疮有虫蛀烂
研末蜜调敷,虫自出,
一白带白淫
捣汁一盅,鸡子清调温服二次。
一阴肿
捣敷。
一外肾肿胀
捣汁鸡蛋黄和涂。
一痔疮
煮食并以汤熏洗(须多)。
一肛门肿痛
煎水熏洗,日三次。
一产后血痢,小便不通
捣汁三合,煎开入蜜一合和服。
一痘后起疔
捣烂敷数日即拔出,愈。
一痘后余毒
晒干加绿豆、赤小豆、石膏,共研细末,猪油调搽。
一身面斑痕
煎汤,日洗二次。
一各种顽疮
同蒲公英捣敷。
一各种蛊毒
捣汁一升饮,渣敷患处,日饮四五次。
一恶疮
有肉如饭粒突出,破之流血随生
烧枯研末,猪油调敷。(永忌鹅肉)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7-22 14:48 , Processed in 0.79687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