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疡科纲要 查看内容

疡科纲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外科类 >> 疡科纲要

疡科纲要-卷下 第四章·膏丹丸散各方-第十节·咽喉口舌诸方

2015-12-7 22:55| 发布者: 白色叹号| 查看: 43| 评论: 0

咽喉口舌诸证,本是内科,初非疡医界内之事,惟不可无外治之药为之辅佐。而晚近内科家多不备此药物,于是此等病家,不得不求治于疡医之门。然究非长于内科理法者,必不易治。此迩来喉证,所以日甚一日,几如疫疠,而丧亡枕藉者,此中亦有其故。况世且有号为专于咽喉一科者,间尝考其学识,固亦不过云尔者乎。业师朱氏,夙备药物效验有素,兹备录之以广其传。是亦先阆师利物济人之素志。虽仍是普通习用之品,而较之故纸堆中陈陈相因者,临床治验或尚能较胜一筹也。
治咽喉痛、腐口疳、舌疮、牙疳、重舌。
漂人中白(三两) 老月石(二两) 薄荷尖(二钱) 梅花冰片(五钱) 明腰黄(一两)
各为细末和匀,牙疳多血加蒲黄炭、枣信炭临时和匀。
【方解】 此为寻常咽喉口舌通用之药。方以漂净人中白为主,清热解毒而导,最是喉证无上神丹。古人非不知用此,奈习俗恶其秽气,烧过用之,则仅存矸质,等于石灰,清凉之性变为燥烈,为利为害,胡可以道里计。兹则研细水飞,取其浮洁净者,带水倾出澄淀,换水数十次,其白如粉,无气无味,岂独喉证所必需,亦是口舌之要药。以极贱之物,而用之得宜即为良剂。古语有云臭腐中自有神奇,此物是矣。治药物学人,胡可人云亦云,不知细心体会耶。
治咽喉腐烂及口疳、牙疳、舌疮等证。
漂净人中白(二两) 西牛黄(五钱) 老月石(二两) 鸡爪川连(一两) 明雄黄(一两五钱) 真川贝 广郁金(各八钱) 金余炭(即人指甲,洗净炒松微焦,弗太过研细,六钱)上梅片(四钱)
各为极细末和匀,每用分许点患处极效。
【方解】 锡类散一方,自孟英王氏极推重之,乃风行于世。然方中象牙屑极难如治之不良,则其质甚坚,点入患处,非徒无益;又壁钱亦不易多觅,且此虫颇毒,似亦非必要之物。先师阆仙先生以意当损,重定是方,用之多年,大有应验。似原方功力,亦不过如是。但牛黄有数种,关西者其价颇贵,颐亦尝以广东来者试用之,效力亦佳,而价则视西产为廉,似乎实在功用,亦未尝不相等也。耳食者闻此得不 为赝鼎乱真乎。然药物惟适效而已,本不必专求诸价等连城者。如必以贵是尚,则胡不方方皆用金玉耶。原方本是珍珠,师谓即用中白则珠粉亦未必胜之。如必欲介类潜阳,则牡蛎净粉,咸寒清热而质又粘腻,能生新肌,功力亦在珍珠之上。
治喉痛红肿等证极效,可以加入上两方中。
西瓜霜
秋凉后预藏西瓜不大不小者,俟过霜降节,择瓜之不坏者,顶开小孔挖去瓜肉,留薄青瓜皮约一钱浓,弗破,另以提净朴硝(火硝不用)贮满瓜中,即以所开之顶盖上。麻线做络子络瓜于中,悬檐下透风不见日晒雨淋之处。瓜下离一二寸,另络一瓷盆承之。过冬至节瓜皮外结霜极浓,扫下研细吹喉。瓷盆中如有瓜中流出汁水,天寒亦结为霜,亦可取用。瓜中未化出之硝,取出留存明年,仍以纳入瓜中,再令成霜。
治风火喉证及口疳、舌疮。
真小川连(一两) 条子芩(五钱) 真川柏(五钱) 白僵蚕(炙燥三钱) 漂人中白(一两)老月石(一两) 薄荷叶(二钱)
各为极细末和匀。腊月收鲜青鱼胆,带胆汁盛药末,线扎挂当风处阴干,去胆皮细研,每一胆倾去胆汁一半,乃入药末,加指甲炭二钱,明腰黄五钱,西瓜霜一两,蜒蝣制青梅肉五钱,焙燥研,每药末一两,加上梅片一钱和匀密收。红肿腐烂者皆效。若但红肿而未腐者,此药一两可配枯矾二钱吹之。凡喉证用末药,须用铜喷筒轻轻喷之。若用细竹管吹之,恐受风病变,不可不慎。
〔附〕制青梅法
鲜青梅子择肥大者,打碎去核,每梅肉一斤,以食盐二两渍之,捕活蜒蝣同渍,不拘多少,多则尤佳。渍四五日,取梅肉曝干,还入原卤中,再渍再曝,以汁尽为度。去蜒蝣不用,焙燥研末密收。
【方解】 鱼胆制咽喉药,其法旧矣,此方亦阆师改定,清热涤痰,而加以薄荷之辛凉泄风,兼顾外感,亦是一法。
治阴虚火炎,喉痹、喉疳、喉癣等证。
儿茶(三钱) 川贝(三钱) 牡蛎粉(漂净八钱) 西血珀(六钱) 漂人中白(五钱) 蒲黄炭(三钱) 西牛黄(二钱) 梅冰片(六分) 麝香(三分)
各研极细和匀密贮。
治阴虚喉癣。
真血余炭(一钱) 真坎气(一条漂净焙炭研) 血珀(五分) 腰黄(二钱) 花龙骨(二钱)
上梅片(四分)
各为细末和匀吹之。寿颐按:此方亦可加漂人中白。
【方解】 阴虚于下,阳浮于上,气火泛溢,上凌清窍,每有咽喉燥痛、哽塞、音喑等证。病源与风热外乘,闭塞喉嗌者绝不相同,而其见证亦大有区别。盖痛而干涸,虽哽塞必不肿,亦必不红,嗌关内外皆作淡红色,时有红丝缭绕而已。蒂丁虽亦垂长,望之只见其燥,绝无痰涎盘旋之状,舌亦不红不腻不黄,甚者其人必足冷,脉必不浮不大不弦。此必不可以疏风清热消痰。治者六味都气,甚则并用附桂(桂宜作丸,八味汤必凉服,)惟外用末药则亦?
一气。但终与实热有别。此二方皆为虚火之法,前方尚是普通喉痛治法,但不用苦寒遏抑及涤痰攻克之品。而加儿茶之粘滞以助真阴,蒲黄之清芬以息浮焰,已与实火证治不同;后方用血余、坎气,借血肉有情,同气相应,显与实火痰热者大分径庭。但血余炭宜自 为佳,市肄中物与川椒同 者必不可用。
(方见齐有堂医案)
治急喉风,肿痛闷塞,痰涎粘闭,呼吸欲绝者必效。
明净腰黄 枯白矾 生藜芦 猪牙皂角(炒黄弗焦去筋膜各等分)
各为末和匀密收,临用吹喉。此方可治红肿,若已腐者不可用枯矾。极痛肿盛欲闭者,凉茶调如糊灌之,渐能入喉,吐出痰即松。
【方解】 急喉风暴肿痰壅,喉关闭塞,呼吸不通,危在顷刻,苟非吐法先开其壅,则源最古,取效最神。颐二十年前见一幼孩,三岁,喉痛猝闭,呼吸不利,痰涎盘旋,欲视其喉,而舌肿已粘上 ,浑合不隙,势极危急,恐不及救。即以牙皂、明矾为末与之,嘱其勉强纳入,吐则或有一线生机。乃去后不复来视,已疑其无望矣。后始知其一吐而安,不劳再药。齐氏此方加腰黄解毒,亦有可取。尤在泾《金匮翼》用白矾、巴豆同煨焦赤,蜜丸芡实大,绵裹纳口中近喉处,引吐亦佳。古法有以巴豆油染纸作纸捻,着火吹息纳入喉间,令油烟气引吐痰涎者,其效尤捷。
〔附〕针刺法
喉风闭塞,开关为亟。稀涎散、江子仁油皆是急救之法,而针刺尤为捷效。古法用三棱针刺两少商出血,而有效有不效;惟内关一穴,刺三分留四五呼旋针补泻,能使喉塞顿开,可纳汤饮,应验綦捷。又两合谷毫针深刺,须入一寸五分,使针头通过手心劳宫穴,频频旋转其针,气自流通,亦极桴应。此穴取法,在虎口上交叉骨间,令病者侧竖其掌,乃以毫针缓缓直下,始则轻轻旋转,令深入骨缝中间,不可使针头在掌中透出。多留为上,时时旋转之,旋之越重则行动极捷,开窍通络无往不宜。即猝厥暴死,昏不知人,皆能应手出声,之刻清醒。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9-21 05:53 , Processed in 0.79687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