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包氏喉证家宝 查看内容

包氏喉证家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五官类 >> 包氏喉证家宝

包氏喉证家宝-辨喉证

2015-12-9 22:09| 发布者: 逆之羽| 查看: 36| 评论: 0

喉证初起,一寒战而生者,发后身凉,口不碎,又无重舌,或二便俱利,不要认作热证,皆由阳虚寒冷而发也。其痰不可提尽,此痰即身内之精神所化,与牙关紧乳蛾HT 舌之痰,毒种一气。必流尽毒而愈者不同,若一流尽,则精神竭而必死。先以药吹之,或以水漱之法,使一通便服药,初剂发散和解,二剂即用温补滋养,设三四日后,再发寒战,或心痛、胁痛、骨痛、等证,死不治。
发时牙关紧急,喉舌俱胀,口碎而臭,或有重舌,或舌上有黄屑屑者,发后,下午再发微寒热,大小便闭结者,即作热证。用石膏败毒散主之,证亦易愈。如渐起之证,三四日后而发寒热者,虽凶不害。惟有证未减,而牙关反不紧急,唇不肿,而如好人者,不治。舌肿满口者,不治。色如蒲桃、茄子,如砂纸者,不治。或连重舌,发寒热,犹可治也。
重舌,捺之色雪白,捺舌一起,即紫色,或红色,此身内气血已死,然口臭者,犹可望生。最忌口渴气急,痰多而稠,如桃胶者,死期甚速。一颈全红肿者,亦极危也。面红带紫,面青带白,神气少者,俱不治。不语者死。略能语者,尚有生机。面色少神气,而好坐低处者,亦难治。喉内之喉花,为帝中,性命所关。舌下紫筋,为舌系,通于肾,白肿不治,伤之即死,亦性命所关也。
舌痈证,舌红肿大,属心经火盛,地角亦红肿,吹药用青黄各半,吹至舌根,煎剂多用黄连、山栀、犀角。
木舌证,生舌根下,状如白枣,有青紫筋者,不能速愈,半月方痊。如初起,不作痛,不发寒热,渐渐肿大,起发愈迟,则愈难痊。皆因忧郁而起,内服煎药,外用青药加黄药,初时或青黄兼用,后单用黄药者。又有一种,舌肿硬不能举动者,亦名木舌,治法同。舌下又生舌,名曰重舌,或肿面肿腮,先在外见,但有脓处,即用利刀出血,次针舌下两边青筋出血,宜早治,迟则烂下舌根而死矣。
舌菌证,属心经,多因气郁而生,生于舌上,如菌状,或如木耳,红紫色。
紫舌胀证,属心火,内必烦躁闷乱,单用青药吹,内服犀角地黄汤,可渐愈。
悬痈,生于上颚,紫色泡,如豆大,用银针脚挑破出血,凉药吹之。
牙槽风证,初起先齿痛不已,后牙龈内浮肿,紫黑色,或出血,久则腐烂而臭,难速愈。
牙漏证,即前证久不愈,齿缝中出白脓,是也,极难调治。如上左边门牙落者,不治。此证属胃火肾虚。
搜牙床,此证初起,牙床必肿痛,当用披针出其血,后用青盐擦之,若屡用披针,日久骨自露者,难治。
牙痈证,一名牙蜞风,牙龈肿病,毒盛成疮,初起有小块,生于牙龈肉上,或上或下,或内或外,其状高硬,若生泡,针出脓血而愈,硬浓成疹状者,施麻药京墨如法割之,烙铁烫过,自愈。
牙咬证,生牙尽处骱中,齿不能开,热势凶,至夜尤甚,然易愈,不害命。
牙HT 证,属胃火,如豆大,或内或外,无定处。
牙宣证,乃缝中出血,上属脾,下属胃,因阳明经实火上攻而出也,必有胃火虚动。腐烂牙龈,以致淡血常常渗漏也。
牙菌证,生牙龈,其状紫花色,高起如菌状,此乃血热而兼气滞也。
穿牙疔证,先二日牙痛,发寒热,后痛不可忍,牙龈上发一块紫色,是也。
穿牙毒,即前证,初起未破者疔,已破者毒,色红者可治,青者死。
崩砂疳口风证,自舌下牙龈上肿赤,口内作 ,如渴热,牙龈渐烂,亦能脱齿为患。
连珠疳口风证,自舌下起小泡,初起一个又一个,甚者三五七八九,连珠而生。
鱼风证,系危病,如鱼吸水,故名,死不治。
走马牙疳证,大人患者,即霉疮毒攻,小儿患者,或因胎毒,或因痘后余毒,齿龈腐烂成疳,杀人最速。鼻梁发红点如珠者,不治。其色如干酱,一日烂一分,二日烂一寸,故名走马,言其速也,有齿者落尽而死矣。用黄药吹,宜服芦荟消疳饮。
牙疳五不治。口臭涎秽者,不治。黑腐脱烂者,不治。牙落无血者,不治。穿腮破唇者,不治。用药不效者,不治。
鹅口疳证,一名雪口。初生小儿,满口连舌上生白屑,如鹅口样,故名。
马牙证,初生小儿,先受胎毒热气,出胎后受风,风热相搏即生,但看牙龈上有白色脆骨者,即是。其初发也,出胎时即打喷嚏,已冒外风,伏马牙之根矣。若延至吮乳时,尚不知觉察,病深且危,故不急治者,即死。切勿误认作黄胆之类,出胎时即当看,日日要挑,至三四日病即成,五六日坚硬难治矣。甚有发而再发者,大约百日外,方免此患。
凡口疳黑腐而臭者,不治。小儿胎疳黄色如干橘瓤者,不治。
凡小儿走马牙疳,及大人骨槽风,须防落牙。至上门牙偏左一牙,是牙中之王,此牙一落,余牙必落,最重,难治。此牙不落,余牙尚可治。
凡治口疳,须用棉花,或丝棉,卷在箸上,轻搅患处,然后吹药。凡唇上疳难吹药者,或蜜调,或温水润,再敷。
凡面上放光而色白者,不治。或放光而色红者,可治。屡试屡验。所谓放光者,面上绷急而放光也。
乳蛾,生喉间,形如乳头。
凡针乳蛾,宜针头尾,不可针中间,鲜血易治,黑血难治。凡使刀针,不可伤蒂疔及舌下根。悬痈,生上颚,如紫李,宜针破。腮痈生腮下,先用吐法,再针紫黑处,去瘀血。喉痈,命门合相火也,如灌脓,即以银针挑破之。牙痈肿痛,亦灌脓也,宜挑之。
喉瘤,生于喉旁,形如圆眼,血丝相裹,不可用刀针,极熟者,以笔针刺之(岩按:用笔针法见《喉科枕秘》)。
喉八证辨。手少阴少阳二脉,并系喉,气热则内结肿胀,痹而不通则死。其不通之证有八:曰双乳蛾;曰单乳蛾;曰双闭喉;曰单闭喉;曰子舌胀;曰木舌胀;曰缠喉风;曰走马喉闭。热气上行,故传于喉之两旁,向外作肿,以其形似,是谓乳蛾。一为单,二为双。较乳蛾差小者,名闭喉。热结舌下,复生一小舌,名子舌胀。热结于舌中,而舌为之肿,名木舌胀。木者,木强而不仁之谓。热结于喉,肿绕于外,且麻且痒,且肿且大者,名缠喉风。暴发暴死者,名走马喉闭。此八者,皆属诸火,微者咸以软之,甚者下以散之。至于走马喉闭,生死在于反掌,急砭刺出血,病亦可愈。
咽喉属于肺,有虚火实火之分,紧喉慢喉之证。虚火者,思虑过多,中气不足,碍若虾皮,刺如茅草,喘急多痰,不可误投凉剂;实火者,纵饮恣意,积热所致,甚者风痰上壅,咽门闭塞,滴水不久,声音不出,此为紧急喉风。用药不及,惟针刺喉间,发泄毒血,次则拔发咬指,吐痰嗅鼻,乃效。若夫痈、痹、蛾者,皆标病,虽重无妨。凡喉闭不刺血,喉风不倒痰,喉痈不放脓,喉痹乳蛾不针烙,皆非法也。其有痰火劳嗽,咳伤咽喉者,坎水已竭,离火为殃,虽存济世之心,莫补回天之力,红羊大劫,满目疮痍,吾子孙有挟吾术以济世者,务必确守吾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9-21 10:40 , Processed in 0.54687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