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名家专辑 查看内容

名家专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医 >> 临床经验 >> 名家专辑

中西医结合诊治慢性重型肝炎 ③(传统医学)

2015-11-29 21:47| 发布者: 雪贝贝| 查看: 53| 评论: 0

(三)兼治并存病

慢性重型肝炎,实质上是一种大内科病,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并存病,包括呼吸、消化、内分泌、代谢、心血管等。有些单用西药难以控制,即使有特效药,但可能加重肝肾损害而不宜用,例如我们收治的病例中有的合并B型预激综合征,有一例病人TBiL>171μmol/L、PA30.2%,心悸频繁发作,心率可达180次/分钟,在院外用过异搏定、安定等多种药物均无效,转本院后曾请西医心血管专家会诊,提出用乙胺碘呋酮,我考虑该药对肝肾有损害,而且可加重消化道症状,故不宜用。根据临床辨证为心阳虚,《证治准绳》中云:心悸之由不越二种,一者虚也;二者饮也”。虚是由阳气内虚,心下空虚……故以炙甘草汤加减(与凉血活血药并用)为治,炙甘草益气补中,为和中总司而生化气血,复脉搏之本;用黄芪补气,桂枝、炮附子配甘草温通心阳。服药2周,心悸消失。

(四)针对特殊见症

慢重肝与慢性肝炎类似,有诸多特殊炎症(见中国中医药报2003年1月13日第6版)有些见症严重,甚至影响疗效。笔者曾见数例,转入时,入夜烦躁不安,大喊大叫,检查血氨正常,电介质正常(无低纳性脑水肿),用过多种镇静剂无效而应邀会诊。上午就诊,症见精神萎糜,脉细数,舌尖红,舌苔黑而干燥无津,数日未进食,喜冷饮,为心经有热,用栀子、丹皮、黄连等为治,当天服一剂,当晚睡眠6小时。连服三剂,症状完全消失。

(五)矛盾证型

慢重肝矛盾证型很多,治疗难度最大的是无汗症。无汗症称为汗闭,中医对此论述廖廖无几,仅《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述及“阳盛则身热,腠理闭,…………汗不出而热”。《素问·脉要精微论》中云:“阳有余,为身热无汗”。《素问·举痛篇》中云:“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前二条均为阳盛,第三条为寒,治疗有矛盾,应结合临床见症,如“阳盛”与“寒”兼而有之,当以寒热并举为治。因为无汗症大多寒热并重,故宜辨证准确,选药组方恰当,方可获得良效。在此举1例以明之。患者张某,患慢性乙肝10余年,1994年4月15日转我院TBiL247μmol/L、PA25.6%,HBVM为大三阳。

症见:纳差,口干苦,喜凉饮,便成形,尿黄而自利,五心烦热,全身皮肤干燥灼热,眼干涩,耳鸣如蝉,胃脘有振水声,舌质紫暗,苔黄微腻。

辨证:血瘀血热,阴虚内热,寒湿困脾

治则:凉血活血,养阴清热,温化水湿

方药:生芪、茜草、桂枝、茯苓、赤芍、丹参、葛根、丹皮、生石膏、小蓟、桑椹。

服药一周头身微汗,肝功好转,其后稍加调整,共治疗3个月,ALT<30u/L,AST<30u/L,TBiL<17.1μmol/L,PT/PA15.5s/55.8%,A/G39/20g/L。出院后继续服中药,随访1年,病情稳定,肝功正常,HBeAg转阴。

本例主证为血瘀血热,故选赤芍(重用)、茜草、丹皮。《本草正义》中云:黄疸本属热证,此则并能解毒清热逐瘀。缪仲醇云:蓄血发黄,而不专于利湿热,故主张用茜草。《滇南本草》中云丹皮:治血中伏火,除烦热。配用丹参,阴虚症状渐见改善。因其有胃脘振水声,按《金匮》中明示,以苓桂术甘汤为治,因慢重肝有肝郁(胸闷),故去甘草;白术补中有滞,故去白术;仅用桂枝、茯苓。

患者主要问题为无汗,胃脘有振水声。《金匮》中明示,此证系肺脾肾三脏虚损,水饮停留于三脏所虚之处,故热药用桂枝。葛根一药,《药鉴》中称葛根“通七窍,效实无双”。用黄芪取其温里散寒,《本草备要》中云:黄芪,生用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实腠理,泻阴火,解肌热;而葛根配黄芪,二药相配,可增加补虚清热之功,对于肺脾肾虚而引起的耳鸣等均有显著疗效(详见《中华药海》上册P112),故药后不仅微汗出,而且阴气虚症状均逐渐改善。

笔者对于这种矛盾证型本着继承不泥古、发扬不离宗的原则,自成体系,取得了较满意的疗效。③(汪承柏)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8-21 08:27 , Processed in 0.64062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