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时疫解惑论 查看内容

时疫解惑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各家类 >> 时疫解惑论

时疫解惑论-上卷-鸦片源流考

2015-12-7 21:14| 发布者: 冥朝网络| 查看: 26| 评论: 0

鸦片世称洋烟,谓其来自外洋也。烟或作煙,谓烟本西土,原非国产也,考吸烟恶习,滥觞于印度波斯土耳其而渐及于我国之台湾,在前清康熙十年,英人初输鸦片来华,为数甚少,每箱税银三两;至乾隆三十年后,每年输入约二百箱;嘉庆元年,增至三四千箱,及道光十九年,遽增至二万余箱。时林则徐督粤,下令严禁输入,所存烟土,悉数焚毁,数月之间,成效大著。其覆奏之语尤剀切,略言:“烟不禁绝,国日贫,民日弱,数十年后,岂惟无可筹之饷,抑且无可用之兵。”英人义律等,六犯海口,皆受惩创,乃改图犯浙,陷定海,掠宁波,沿海骚动,势莫能御,不得已而媾和,其结果割让香港,复开放上海宁波福州厦门广州五口,为通商口岸,实开不平等条约之恶例。时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西历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所谓《南京条约》是也,从此鸦片输入,日增一日,我国人之生命财产,与领土主权,损害剥削,日深一日;咸丰九年,不得已与英国另订输入条约,以洋药为名,征收关税,由是人民吸烟之多,几遍全国;至光绪十年,每年输入额约二十万箱;光绪二十年,每年输入约三十万箱,据此年关税调查表,每年有三千七百五十九万二千一百零八两。若从康熙十年至今日计之,利源之外溢,虽有巧历,不能知其数也。
至于国内本禁种植,迨经左宗棠、彭玉麟、李鸿章等,为抵制印土起见,建议自种罂粟,由是各处出产繁盛,人民反因价廉,而吸者愈多,而印土之输入,仍不少减。凡吸食鸦片者,初觉有无限之快乐,于是甘之如饴,嗜之若命,不旋踵间,渐成瘾癖,精神颓丧,躯体羸瘦,难于生育,祸及传种。迨至光绪三十二年三月,始下禁令,限十年为禁绝之期,与英人订《禁烟条约》,试办三年,著有成效。宣统三年四月,外务部尚书邹嘉来,与驻京英使续订禁烟条约,英政府允许,如不到七年,土药概行禁绝,则洋药亦同时停止;民国初元,重申禁令,雷厉风行,各省虽未能一致努力,扫除烟害,而拒毒运动,继续不息;及至袁氏当国,帝欲薰心,凯觎金钱,以资运动,使全国将绝之鸦片,为之复活,特派蔡乃煌为苏、粤、赣三省禁烟督办,藉禁烟之名,行卖烟之实,遂与上海土商订约,包销烟土六千箱,限于十八个月内销清,即民国六年三月也,每箱报效袁氏三千五百元,遂悍然设局公卖,自由吸食,以毒三省之民。况禁烟之道,全在通国历行,否则,一隅有卖,吸者自多,种者亦因有路可售,挺而走险,是开三省之烟禁,实害全国之大防也。袁氏虽明知鸦片流毒,足以亡国灭种,奈何倒行逆施,既禁而复弛耶。民国七年十二月,始将洋药商行上海存土,销毁净尽,但始勤终怠,仍无澈底办法,加以各地军阀,营私图利,阳奉阴违,包庇贩运,勒令农民,播种烟土,威逼利诱,无所不至,曾被国际聊盟禁烟大会举发。我国列席代表朱兆莘氏,饱受攻击,国外烟土输入,亦由军阀包庇贩运,从此销耗金钱,靡有涯涘,戕害生命,难以数计,国弱民贫,实由于此。推想将来,伊于胡底,国藉沦为黑藉,国民永作废民。(复)念及此,不禁痛哭流涕。(受业贾尚龄谨按:万恶军阀,包庇贩烟,其最著者,以甲子年江浙齐卢开战,争夺上海贩土权利之役,为首屈一指,慨自前清以迄于民国,政府虽屡倡禁烟之议,然或操之过急,或失之因循,今幸蒋委员长,秉承孙先总理禁烟拒毒之遗训,在首都举行全国禁大会,誓必肃清烟毒,拯人民于苦海,得国际之同情,既颁布禁烟拒毒实施办法,复采用国民会议议决之六年禁烟方案,宽严并施,意者我国民族之复兴,其端赖是举乎。)
矾黄油(家方): 治两胫廉骨皮肉浇薄处,缠绵难愈之臁疮方。
矾石(烧令汁枯) 雄黄(各四钱) 陈腊肉(四两)
上三味,矾黄研细末,遍涂肉上,用黄纸裹成一条,火烧使滴油,即“矾黄油”也。先用花椒煎汤洗疮,随以矾黄油敷患处,愈后用荆芥、防风、白芷、荷叶、韭菜,煎汤常洗,凡患此者,慎房室,忌发物,否则难效。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9-21 10:45 , Processed in 0.5000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