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经典探讨 查看内容

经典探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医 >> 理论探讨 >> 经典探讨

仲景方药贵乎和(学术与临床)

2015-11-29 22:47| 发布者: 岚峰pisces| 查看: 80| 评论: 0

方药治疗在于借助药物气味的阴阳偏性来调整人体阴阳之气的偏颇,使脏腑气血阴阳盛衰归于平衡

“一法之中,八法备焉”是后世医家形容“和”法的至理名言。张仲景在他所著的医家经典《伤寒杂病论》中,方药的配伍处处都体现出祖国传统文化中“和”的思想。

桂枝配芍药

和解太阳营卫失调

《伤寒杂病论》13条云:“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此为太阳中风表虚证的治法。太阳经气统摄营卫而主一身之肌表,抗御病邪而为六经之藩篱。若风寒之邪袭表,太阳经受邪,营弱卫强,营卫失和而致头痛、汗出、恶风、脉缓诸症,治以桂枝汤解肌祛风、调和营卫。方中君用桂枝之辛温发散,以温经通阳、解肌发汗,祛表邪而有调卫之功;臣以芍药之酸甘敛阴柔,以敛阴养营而具和营之用。君臣相伍,一散一敛,驱邪扶正,相反相成,相互为用。桂枝得芍药辛散通阳而不伤阴,芍药得桂枝敛阴和营而不恋邪。此外,还有一些能够体现桂、芍配伍真谛的方如小青龙汤、小建中汤、黄芪桂枝五物汤、当归四逆汤等。无怪乎名医柯琴盛赞此方为“仲景群方之魁,乃滋阴和阳,调和营卫,解肌发汗之总方矣。”

柴胡配黄芩

和解少阳枢机不利

《伤寒杂病论》96条云:“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小柴胡汤主之。”少阳外邻太阳,内近阳明,为三阳之枢机。若邪犯少阳枢机不利而致往来寒热诸症,治当用小柴胡汤以和解之。正如成无己所说:“伤寒邪在表者,必渍形以为汗,邪在里者,必荡涤以为利,其不内不外,半表半里,既非发热之所宜,又非吐下之所对,是当和解则可矣。”方中主用柴胡之质轻味薄,入肝胆二经,既能透解少阳半表之邪,又可疏畅气机之郁滞,是为少阳病主药,堪当君药之任。辅以黄芩之苦寒,亦入胆经,善清少阳半里之热,是为臣药。柴芩合用,一散一清,使半表之邪得以外透、半里之热得以内彻。凡少阳有邪热者,仲景每以柴芩相伍。

姜夏配连芩

和解阳明寒热错杂

《伤寒杂病论》173条云:“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欲呕吐者,黄连汤主之。”此为寒热分居上下,阴阳不相交通之证。治当以黄连汤分解寒热,交通阴阳。方中重用黄连以清胸中之热,干姜温胃中之寒,用桂枝通阳降冲以交通阴阳,半夏降逆以协黄连止呕,人参补中以佐干姜温中止痛,用大枣、甘草益气培中,协和诸药。诸药合用,补泻兼施,寒热并用,有逐邪安中,调和阴阳之功,使寒除热清,阴阳调和而诸症可愈。此外,《伤寒杂病论》中用治上热下寒的方剂还有治胃热脾寒、寒热阻格之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及肺热脾寒、正虚阳郁之麻黄升麻汤,其配伍虽各有特点,然皆不出辛开苦降、寒热分解、坎离交通、阴阳调和之义。

柴胡配芍药

和解厥阴气机阻滞

《伤寒杂病论》318条云:“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本病之四逆既非寒证,亦非热证,为肝脾不和,阳郁不伸,气滞不畅所致。方用四逆散以疏肝理脾,透邪解郁。方中柴胡轻清升散以舒理肝气,使肝气条达则气机宣畅,伍枳实之质重沉降以行中焦之气滞,与柴胡升降相用,共奏气机枢转之用,配芍药之酸敛以监制柴枳,使之升散而不太过,下行而不破气。

阿胶配黄连

和解少阴寒热互结

《伤寒杂病论》303条云:“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少阴热化,虚烦不得眠。方中阿胶乃血肉友情之品,可补血、止血,滋阴润燥;黄连苦寒泻热。两药配伍育阴清热。

人参配半夏

和解太阴虚实夹杂

《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云:“呕而肠鸣,心下痞者,半夏泻心汤主之。”“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阴中之至阴之脏脾最易被同为阴性的水湿之邪阻遏气机,“同气相求”。运化失常,纳运失职而出现虚实夹杂之证候,多见纳差、吐泻、腹胀、恶心等症状方中人参益气健脾,助运化而扶正气;半夏降逆止呕,燥湿化痰驱邪气。二药配伍扶正不碍邪;驱邪不伤正,使虚者得补,实者得泻,共奏调和之功效。

仲景对“和”法的遣药配方变化多端却不失原则,那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或营卫双调,或寒热并用,或散敛相济,或辛开苦降,或补泻兼施。总之,不离阴阳调和,充分体现了中医治病除疾的精髓,以“和为贵”的指导思想,值得仿效。(李娟娟 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 刘明 河南中医学院基础医学院)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8-20 01:06 , Processed in 0.4375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