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跌打损伤回生集 查看内容

跌打损伤回生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外科类 >> 跌打损伤回生集

跌打损伤回生集-卷一-治周身口诀

2015-12-7 22:52| 发布者: 王牌胡汉三| 查看: 25| 评论: 0

凡打破头脑不省人事,即用灯火刺眉心、囟门、太阳、耳门、夹风门(池)、肩井、曲池、合谷、行间、三里。如不醒,可向伤处剪开头发,寻认出血处,刮薄槐皮,如铜钱大,放出血处,灸三五壮,及灸百会穴三五壮。如无槐皮,三贵末童便煎服。血不止,用宝钞灰同生姜捣烂,贴出血处,次日去之,用生肌散,清油调搽患处,即用金枪药亦可。凡用生肌散、结口药,一日两次,先用清油洗,然后用药敷。
凡跌打伤,四肢伤重,血气攻心,不能言语者,急将和气散灌入便醒。用熨药熨患处,仍服原药,加沉香、三贵同服。如不醒,用蜂蜜和姜汁蒸过,仍服。
凡四肢有伤,伤在身上,消风散内加川芎、白芷、细辛;在下体,加木瓜、牛膝、槟榔。
凡牛角、树枝挂出肾子在外不得入,急将神圣散或鸡蛋清,井花水调敷在肚脐上,并两腿上,除疮口与下阴上。一二时辰,肾子自入,后用生肌散敷之,自愈。
凡伤前部,小便不通者,用长嘴江螺,四五十个,韭菜兜、葱头四五十枚,大蒜三四十枚,皮硝二钱,好京墨浓磨,涂脐上,后将各味捣烂敷墨上,以绢巾缚之,立通。又有一方,用通关散同葱捣烂炒热,敷小肚下即通。
凡打伤后部,大便不通者,多用五通散。又名千金子,去油,气力大似牛,殊不知人体虚弱者,有伤元气,故要用消风散内加将军匀气散三钱,温服即通。
凡震动脑浆,不能言者,伤重剪开头发,用槐皮于百会处及伤处灸醒,后用消风散,加白芷、川芎、细辛、童便煎服。
凡打伤咳噎不止者,先用柿叶、枇杷叶(不去毛)、木香同服之(要煎服)。此是咳呃逆噎(汤头),咳噎多因胃有寒,此名恶候,古今传陈皮、半夏、香附子,不差。根据方灸乳旁(男左女右,乳下以指为则,墨点之红豆大,艾灸三壮)。
凡打伤吐血者,先用百草霜,童便调服。如不止,用犀角地黄汤。如无犀角,以升麻代之,牡丹皮各一两,赤芍一钱,上四味,水煎服。
又男妇或于伏天暑月,打伤吐血者,不是因打伤而吐,此是因伏天吐血,宜服香薷饮。若不止,兼服犀角地黄汤。
香薷饮:黄连、香薷、浓朴、扁豆(用姜汁炒)。
凡打伤杀伤,出血过多,不省人事,是血晕。本是风症,宜服川芎、当归各等分,水煎服。名为芎归汤。
凡夏月打伤,不论轻重,先服五苓散,然后服伤损药。
五苓散:猪苓、白术、赤苓、泽泻、官桂少许,水煎服。
凡打伤,小便淋漓出血者,先服五苓散,加瞿麦、车前、木通、滑石,去肉桂,即四苓散。水煎服。
凡打伤鼻梁,七孔出血,先将艾茸灸,后推颈大椎骨第五节。灸后服消风散,加米茅花或根亦可(灸就在人中穴)。
凡打断手足之筋,先将神圣散贴腋下,连手背贴,以断其血源,然后用止血结口之药,后服消风散,加三贵、走马之类,则愈容易。
凡打伤一闪,血气攻心,用六神木香汤,加三贵在内调服。伤重不可行,酒磨消风散亦可,更以熨药熨胸,即愈。
凡打破杀伤,一身四肢伤在死肉处,即用金枪药和止血末药罨疮口上,其血即止,疮口自敛,不必搀药,不必避风。
日久以乳汁洗净口,将生肌散罨满,一日一洗。换药宜避风雨。又用黑伞纸贴肉,将满用黑膏药贴之,去伞纸,即愈。
凡打跌四肢未破者,用玉龙膏熨损处,以布巾缚,加杉皮夹住。并服消风散,好酒半杯,并用乳香寻痛散,加走马,好酒、姜汁调服。停二三日,再熨再夹住,自然安愈。其熨药末煎药,毋得乱传。
凡跌打四肢,见血者,已泄气,不必熨药。伤口用金枪药罨。如前夹缚,服消风散,加三贵、走马在内。其伤口用真麻油,二三日洗一次,换药再夹。
凡伤口作臭,可将天疾螺制过罨之,奥即去矣(天疾螺。
是草上螺有角者,取来瓦炕为末,罨之其臭自去)。
凡伤与损并重,则当治伤为先,损则后治亦无妨,或伤损并治。急于疮口以止血,就用消风散,加三贵住痛。有气加沉香、木香,磨同服。后用玉龙膏熨损处,此巧术也。
凡伤破皮肉臭烂生蛆者,用桃仁五六钱,炒过研烂作饼。贴肉上空疮口,蛆即出。如无桃仁,用嫩叶瓦上炕干为末,清油调搽。
凡伤损惊风入水,牵弓反张者,急用灯火灸囟门、合谷、涌泉、百会等处。如不应,宜仔细。唇齿咬者,用通关散吹之,有喷可治,服消风散即效。无喷不治。其牵弓反张者,将槐皮刮薄,放伤口上,以艾灸之,取得水即好,仍服消风散。
凡打破眼睛者,以手挨进,转者以手拨正,用贴药神圣散,以鸡子清调搽四围,胆水出者,目必坏,不治。
凡患跌倒,乱肺肝者,气血作攻,不能言语,令患人仰卧一时,用熨药贴胸熨之,服乳香寻痛散即愈。
凡伤损作呕难进药者,乃是感寒,所以水杀不入,人事昏迷,先将生姜一两,多取自然汁,用蜜三匙和匀,蒸过服,其逆即止。凡饮食之类,亦用盐姜为妙。
凡打伤跌伤及刀剑杀伤,不省人事,先以木香汤灌服,听其自然,却寻看伤处,用药调理。用断血药或用油调药,或用住痛消风等药,医者须要活法。
凡被打剁,伤损四肢,肿痛不已,腹内气促不安,筋骨断折,急用止痛药调服。然后将骨节端正归原,以药敷痛处。用杉皮夹之。亦要法,宽则骨动,紧则血气不通。如药干,以姜汁润之。仍宜去旧生新,消肿住痛,接骨活血,莫如活血住痛散,每服二钱,早午晚临睡时,以生姜汁、好酒调服,一、二七即愈。
凡打剁伤损,瘀血入胸膈,腹内膨满,气促难卧,饮食少思,精神昏晦,四肢强直,疼痛不止,不省人事,渐至倾危,急服五通丸宣利,后用活血住痛散,连进几服,水煎姜引。
凡年高少壮,失跌腰痛,腹内胀满,刺痛不止,大小便不通,急服五通丸宣通,后可服乳香寻痛散有功。
凡打破刀伤,被水湿疮口,致令浮肿,潮热往来,不省人事,将致倾危,奏效莫如消风散,附方每服酒一杯,姜三片煎服。疮口以清油调生肌散搽之,四围肿处,以神圣散加海螵蛸、朴硝,蜜调贴肿处,后可服活血住痛散。
凡刀枪伤破,出血过多,疮口肿痛,不省人事,潮热往来,饮食不进,四肢难举,呕恶气逆,朝轻夜重,无药可效。急用活血住痛散,每服水一杯, 二三沸,入酒半杯。去渣温服。若疮口肿痛,不时热烦躁者,可除浓、桂,只以水煎空心服之。
凡肌肤伤破,止血以桃花散,敷之以神圣散,服之以活血住痛散,洗之以辛香散,生肌以白金散。医者用此,百无一失。
凡疮口生脓,肉腐肉臭,以辛香散,加盐一捻煎水洗。
凡手足骨断,久不得力,难所行举,尚有疼痛,可服乳香寻痛散,加走马在内。
凡打剁伤损,血灌肉紫色者,可用半夏为末,冷水调敷患处,即除药。又以生南星为末,同前调敷,即还本肉色。用神圣散敷之。
凡打剥伤损,或断折背脊,三日大便不通,生寒。急须以五通丸宣通,后用活血住痛散,安后又变症,发热、恶呕、气逆即服附方消风散,后服乳香寻痛散加走马,逐日安愈。又用神圣散、万应膏贴患处,管取无误。
凡伤损初起,更看眼上晕。若破头面、囟门、脑盖骨等处,急宜治之。先去其风,紧疆牙关,服消风散,即任风寒潮热不碍。若疼痛加三贵;如风重,加僵蚕、天麻、全蝎。
但有伤破,总以桃花散断血,用绢巾缚之,不可当风。后急用白金散,清油调搽布上窨过,看疮口凉不凉,即功医者亲临。又服消风散,须令解开验伤用药。一日一换,寒天三日换亦可。合口生肌,切莫当风落水,否则潮热往来难治。疼痛服乳香寻痛散,不拘时,姜酒调服。
凡脑盖骨,或打或跌伤,急用生姜自然汁,同好酒调白金散,加淮三散贴在伤处,一时即起,服安髓散,清茶送下。如患者失声,急用搐鼻药取其声,又用猪牙皂角烧烟熏鼻,打喷能出声。若有风,加僵蚕、全蝎。不然,则紧疆牙关,即伤性命,慎之。
凡跌打杀伤,肠出血隔,及腹胀满,只服五通丸;若泄不止,煮粥食止之。如不止,煨过大附子,生姜十片,煎服即愈。
又方,只用石菖蒲磨水,汲井水洗面及手足,亦住。但看伤损,方仔细开,活法治之,不可执一。此症即难治。
凡杖疮须以白金散,及杖法若紧疆牙关,急用搐鼻药吹鼻,打嚏易治。凡疗杖疮,在家慎勿与妇见,若见难结口。
又忌与妇人睡,戒之而愈。
凡男女锉气腰痛,可服将军匀气散。
(以上用药之法,大概如此。凡医者放例,临时在乎活法,不可执一,日当详玩)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9-22 21:28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