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大医精诚网 首页 中医 理论探讨 查看内容

论形神同治(传统医学)

2015-11-29 23:45| 发布者: 雪贝贝| 查看: 20| 评论: 0

摘要: 形神同治依据于中医学认识生命唯物史观的形神一体理论,在临床上有着重要指导意义,现从理论与实践上进行分析: 一、神出于形,形赖乎神 人体由形神组成,神出于形,形不能离开神。神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之神指人 ...
形神同治依据于中医学认识生命唯物史观的形神一体理论,在临床上有着重要指导意义,现从理论与实践上进行分析:

一、神出于形,形赖乎神

人体由形神组成,神出于形,形不能离开神。神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之神指人的意识、思维活动,广义之神指人体脏腑组织机能或人体一切机能活动的外在表现。形指形体,张景岳指出人之形体,以阴而言“实唯精血二字”,以阳而言主要为气,具体有元气、宗气、营气、卫气。气既是脏腑组织的活动能力,又是营养人体的精微物质。人体之精,来源于先天之精和后天脾胃水谷之精,精可化气、生血,能充形养神,是生命的主要物质,故精、气、神三者,被视为人身“三宝”。神是机体生命活动的体现,正常人形神合一,如目光炯炯为眼有神,言语清晰、思维敏捷为脑有神,面色红润为面有神,昂首阔步为行态有神,舌伸展自如、舌质润泽为舌有神,脉象软滑徐和为脉有神等。人若无形体存在,焉有神之存在?形有神存,神有形依,“形与神俱”。

二、神伤则形惫,形伤则神衰

凡病神伤,有内伤、外伤之分,内伤源于思虑过度、忧愁不解,外伤则源于惊吓和诡辞误导等。由于过分思虑,精血暗耗,必致神伤,出现疲劳、记忆减退、意志脆弱、情绪不稳定、食欲减退、消化不良、性功能减退及女子月经不调等。人受惊吓或诡辞误导亦常先伤神。《素问·举痛论》曰:“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气乱可影响精血的化生,进而导致神的耗伤。神伤加上惊恐后的神无所归,便可产生意识朦胧,似处梦境,或反应性兴奋如心悸、欣快、易激惹,或反应性抑制如木僵、不言不动、不食不眠、对外界刺激迟钝等。

神伤虽由内外因素引起,但与神先虚有关。神出于形,依存于形,形神一体,其神虚必是形先虚。现代基因学说已认识到神经系统疾病、原发性癫痫为多基因病,其发生涉及到两个以上基因结构或表达控制的改变,老年性痴呆是第11对染色体有问题,显然神虚有其形虚的基础。同样诡辞误导伤神亦有内因作用,一是形虚,脏气不足;二是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歧异。诡辞即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言论,诡辞误导伤神与内因有关,但也不可低估外因作用,诡辞误导一旦发挥作用,遂致人的心神不安,神志异常,或出现幻觉、幻听、幻视等。中医学认为人的精神意识是物质的产物,即“神出于形”,神的盛衰反映了形体的强弱,神伤日久可殃及形体,如《灵枢·本神》篇云:“心怵惕思虑则伤神,神伤日久则恐惧自失,破月穂

脱肉,毛悴色夭……”,故凡伤神者,日久可形体消瘦、面容枯槁,甚至痴呆等,形伤更使神衰。

形伤者必气血受损,精津不足,继而导致神伤。如劳伤筋骨,精血亏损,不仅出现肢体疼痛麻木、痿废不灵之形伤,而且还可出现精神困顿、目光不彩,甚至可见目暗睛迷、昏迷、烦躁之神伤表现。

三、治神先治形,治形必治神

由于形神一体,故不论形伤及神或神伤及形,治神必先治形,治形必兼治神,即形神同治。《读医随笔》云:“神之病,其变不可测,而又最不易治。”因为神以脏腑、气血、精津为物质基础,其宜固谧安静,所以在调和脏腑气血、补益正气等治法中即寓含补神、安神及调神之法。

神病的虚证,常有注意力不能专注,心慌气短,倦怠嗜睡,或失眠多梦、意志薄弱、拘谨胆小、优柔寡断、缺乏坚韧性或耐力,治疗时应补养心神,补神药常用酸枣仁、柏子仁、百合、茯神、首乌藤、龙眼肉等,常与熟地、山萸肉、紫河车、阿胶、人参、党参、当归、炙甘草、红枣、浮小麦之类同用。其中熟地、山萸肉、紫河车、阿胶原为滋补肾精肝血药,人参、党参、炙甘草乃为补心气药,红枣、浮小麦、当归是补心血药。此因心主神,心气旺则神守,心血足则神安;又肝藏血,肾藏精,精可充神,血可舍神,精血旺盛,其神得以补调而安静,使形神互助。另外补神药亦含有补形之义,如酸枣仁、柏子仁、首乌藤、龙眼肉又可补心血,茯神、百合可补心气,显然补神与补形相兼。

神病的实证,常有思维混乱,情绪高涨,登高?quot;垣,打人毁物,并有大胆自负、易激惹和轻率任性,治疗时应安神镇静,常用龙骨、紫石英、生赭石、珍珠母、磁石、紫贝齿等,常与远志、石菖蒲、半夏、郁金、胆南星、礞石和大黄之类同用。后者虽可治神,但着重为调其形之过剩或神窍闭塞,如远志、半夏、南星、礞石功专祛痰、化痰、消痰,郁金、大黄行气、活血、祛瘀,菖蒲善于化湿开窍,均系从形治神。即使前者安神药,亦兼治形,如生赭石、磁石、紫贝平肝安神,紫石英、龙骨镇惊安神,总是治神离不开治形,这就是治神必治形的充分体现。

形伤必治形,但治形亦必兼治神,因为“形是神明之宅”,形伤必累及神伤。《素问·脉要精微论》曰:“夫五脏者,身之强也”,由于五脏功能正常是形健的基础,故治形必补五脏,如熟地之类补肾药可充肾精使其化神,当归之类补肝药可使其肝血旺而舍神,黄芪之类补肺气药可使其肺气旺而摄神,炙甘草之类补脾津药可使其脾津充而养神,人参之类补心气药可使其心气旺而守神,此均有治神的含义。尤需指出的是,神病治五脏,还可根据患者情感、智力、行为等临床表现,辨其虚实用药。如心藏神,其志为喜,若见喜笑若狂,是为心神伤,实者加黄连、莲子芯,虚者加阿胶、柏子仁;肝藏魂,其志为怒,又魂主知觉,若见易怒或感觉异常,实者加龙胆草、山栀,虚者加酸枣仁、山萸肉;肺藏魄,其志为悲,又魄主运动,若见悲忧明显或运动不利,实者加桑白皮、桔梗,虚者加黄芪、百合;脾藏意,其志为思,又意主记忆,若见思虑不解或记忆力明显减退,实者加砂仁、甘松,虚者加人参、黄精、灵芝;肾藏志,其志为恐,又志主认识,若见恐惧明显或辨认事物不清,实者可加黄柏、泽泻,虚者可加熟地、紫河车。此系笔者对于形神兼治的体会。此外,神病尽管可以用药形神并治,但非药物疗法亦须配合,如静养、调整情绪、转移思绪和心理疏导等。清代医家叶天士,对劳伤心神患者,就主张“潜心静养”、“山林静养”,尤其是郁证,认为“药乃片时之效,欲得久,以怡悦心志为要旨”。(雍履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