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儿科医案 查看内容

儿科医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疾病 >> 儿科 >> 儿科医案

徐蔚霖治疗儿科疾病经验(性早熟、遗尿、厌食等)

2015-12-4 19:01| 发布者: 亦夕醉知己| 查看: 91| 评论: 0|原作者: 张建中 文章来源:上海中医药大学

  徐蔚霖主任医师曾任上海市儿童医院中医科主任,早年曾师从朱少鸿、叶熙春、姚云江等名家,深得薪传,获益良多。他60多年来一直从事临床工作,治病救人,1995年被评为上海市名中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徐蔚霖在临床上擅长治疗儿科的反复呼吸道感染、消化系统疾病、急慢性肾炎、遗尿、性早熟等。现将其学术经验介绍如下。

  儿童性早熟——病在冲任,源在肝肾,治分虚实

  徐蔚霖先生从事中医儿科临床数十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认为患儿有乳房发育临床表现者可按“乳疠”论治,若有月经提前来潮者亦可按“月经先期”论治。儿童性发育的基础是肾气盛,儿童性早熟之源在于肝肾阴阳失衡,在于冲脉任脉气血失调,肾为先天之本,主一身之元阴元阳。小儿由于其独特的生理特点表现为肝常有余而肾常虚,易致肝肾阴阳失衡,肾阴不足无以制阳则相火偏亢,使月事非时早致或乳房早现,导致儿童性早熟。先生认为治法应取“滋阴壮水、清肝泻火”。辨证分虚实,治疗先疏肝,用药以入肝经药为先,治疗重在肝、肾二脏及冲任二脉,临床可从虚、实来辨证,虚者为肾阴不足,实者为肝郁气滞,因以疏肝解郁、清利湿热为治则。先生常用的经验方组成为:柴胡、黄芩、八月札、天花粉、丹皮、丹参、知母、生牡蛎、潼蒺藜、白蒺藜、郁金、鬼箭羽。其中用柴胡、八月札以疏肝理气;知母、丹皮、生地以清热凉血、活血;丹参、当归以养血活血;生牡蛎、潼蒺藜、白蒺藜、郁金、鬼箭羽以软坚散结。此方适用于肾阴亏虚、相火旺盛、冲任失调的儿童性早熟。常与逍遥丸、六味地黄丸、甘露消毒丹、归脾丸等中成药联合使用,疗效显著。

  小儿反复呼吸道感染——补脾益肺,实后天之本;调和营卫,固御敌之藩篱

  徐蔚霖先生从为,小儿呼吸道感染主要是患儿自身护卫功能不足,防御外邪侵袭的功能薄弱所致。“脾虚肺弱、生化乏源、营虚卫弱、卫外不固”是小儿反复呼吸道感染发病之原因所在。肺虚脾弱、痰邪留伏是疾病反复发作的病理基础。因为肺气虚弱,因此在上呼吸道感染后,极易使肺失宣肃、气机不利,肺中津液布散失常,则凝聚为痰;而在下呼吸道感染后,由于肺气虚弱,则又极易出现肺气郁闭之病机。“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脾虚之痰,可上贮于肺,从而影响肺的正常功能,使呼吸道感染病程延长、症状加重。在正确分析病因病机的基础上,先生拟定的治疗法则是“补脾益肺,调和营卫”。“脾为营之源,胃为卫之本”。脾气足则水谷精微得以化生气血,气血充足才能保证营充卫足,发挥“温分肉实腠理”的卫外防护功能。先生的经验方是:党参、沙参、白术、白芍、当归、丹参、豆蔻、炙远志、五味子、仙鹤草、功劳叶、生牡蛎、炙甘草。方中的党参、沙参以益气扶正固表,兼顾养阴润肺,有利于脾气的运化、肺卫的巩固;配以白术、豆蔻健脾养胃,五味子补肺气调营卫,生牡蛎固表止汗,等等。全方的功能为健脾益气、和营敛汗、开肺化痰。此方温而不燥,补而不腻,起到缓则治其本的作用,临床上屡试屡效。有一5岁患儿反复呼吸道感染4年,从9个月大时得肺炎后,每年至少患二三次肺炎,冬春季几乎每月都患一次感冒,后经先生辨证施治后得以痊愈,随访体健,很少得呼吸道感染。

  小儿遗尿——肺脾肾三脏气虚为本,膀胱不约为标

  对于小儿遗尿的病机,先生认为尿液的生成与排泄,与气化、水道和膀胱有关,病机根本在于肺脾肾三脏气虚。《诸病源候论?遗尿候》指出:“遗尿者以膀胱虚冷,不能约于水故也。”先生认为三脏之气盛衰与否,直接影响尿的排泄是否正常,三脏气虚的结果是膀胱虚冷,故脾肺肾三脏气虚是“本”,膀胱不约是“标”。先生认为遗尿的根本在于虚,故治疗以补虚为第一要务,强调温肾益脾、镇摄止遗为治疗大法。《景岳全书》曾指出:“凡治小便不禁者,古方多用固涩,此固宜然,然固涩之剂,不过固其门户,此亦治标之意,而非塞源之道也。”先生主张脾肾双补,固涩塞源,双管齐下。固涩即约束膀胱,塞源是肾脾同治。先生常用的方药是:黄芪、黄精、党参、沙参、丹皮、丹参、白术、白芍、豆蔻、五味子、炙远志、菖蒲、功劳叶、台乌药、覆盆子、何首乌、金樱子、生牡蛎、等。其中黄芪、黄精、党参、白术、豆蔻补脾益胃,五味子、炙远志、菖蒲、何首乌、功劳叶、仙鹤草、沙参以益肾肃肺,使下元充、中气足、清阳升、水道通,升降有常,固摄有权,塞源止遗。台乌药温散下焦虚冷以助膀胱气化,金樱子、覆盆子、五味子、生牡蛎以固涩止遗。常配合六味地黄丸、归脾丸等联合使用,效果良好。

  儿童厌食——气血阴阳虚实明辨

  厌食是指小儿较长时期内见食不贪、食欲不振,甚至拒食的一种常见病证。先生认为其病位在脾胃,病机有气血阴阳虚实之分。由于小儿具有“脏腑娇嫩”、“稚阴稚阳”、“脾常虚”的生理特点,本病病机每虚多实少或虚实夹杂。病初多为气虚气滞,病久则气血双亏,且可能合并气滞血瘀。先生拟定的治法治则是:运脾养胃、慎用攻伐。“脾不和则食不化、胃不和则不思食,脾胃不和则不思而且不化”。所以先生强调运脾养胃是治疗小儿厌食的第一要务,而且一定要重视对病因的辨证,临证要详问病史、注意细节。小儿素禀不足(如早产儿、低体重儿)或大病久病之后,易致脾胃虚弱;小儿过量进食高热量、高脂肪食物或进食多量甜食、生冷食物造成食滞胃肠,因此要细辨气血阴阳虚实。先生的经验方是:党参、沙参、白芍、当归、白术、扁豆、豆蔻、五味子、芦根、谷芽、麦芽、焦三仙、鸡内金、伏苓、炙甘草。方中党参、沙参配合具有补益脾肺、益气生津的作用;白术、伏苓、白芍、当归合用可气血双补、甘缓养阴;扁豆、豆蔻、炙甘草则和中理气、化湿温胃;谷芽、麦芽、焦三仙、鸡内金以消食和中。全方具有健脾养胃、补益气血、消食和中的功效,对小儿厌食症的治疗有独特的效果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1-20 08:44 , Processed in 0.64062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