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临证指南医案 查看内容

临证指南医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医案类 >> 临证指南医案

临证指南医案-卷四-喘

2015-12-10 22:13| 发布者: 岳光| 查看: 21| 评论: 0

先寒后热,不饥不食,继浮肿喘呛,俯不能仰,仰卧不安,古人以先喘后胀治肺,先胀后喘治脾,今由气分膹郁,以致水道阻塞,大便溏泄,仍不爽利,其肺气不降,二肠交阻,水谷蒸腐之湿,横趋脉络,肿由渐加,岂乱医可效,粗述大略,与高明论证。(肺郁水气不降)
肺位最高,主气,为手太阴脏,其脏体恶寒恶热,宣辛则通,微苦则降,若药气味重浊,直入中下,非宣肺方法矣,故手经与足经大异,当世不分手足经混治者,特表及之。
麻黄 苡仁 茯苓 杏仁 甘草
气逆咳呛喘促。
小青龙去桂枝芍草,加杏仁人参。
气逆咳呛喘急。
淡干姜 人参 半夏 五味 茯苓 细辛
疮毒内攻,所进水谷不化,蒸变湿邪,渍于经隧之间,不能由肠而下,膀胱不利,浊上壅遏,肺气不降,喘满不堪着枕,三焦闭塞,渐不可治,议用中满分消之法,必得小便通利,可以援救。
葶苈 苦杏仁 桑皮 厚朴 猪苓 通草 大腹皮 茯苓皮 泽泻
脉弦坚,动怒气冲,喘急不得卧息,此肝升太过,肺降失职,两足逆冷,入暮为剧,议用仲景越婢法。(肝升饮邪上逆)
又 按之左胁冲气便喘,背上一线寒冷,直贯两足,明是肝逆挟支饮所致,议用金匮旋覆花汤法。
旋覆花 青葱管 新绛 炒半夏
劳烦哮喘,是为气虚,盖肺主气,为出气之脏,气出太过,但泄不收,则散越多喘,是喘症之属虚,故益肺气药皆甘,补土母以生子,若上气散越已久,耳目诸窍之阻,皆清阳不司转旋之机,不必缕治。(中气虚)
人参建中汤去姜。
沈(二三) 晨起未食,喘急多痰,此竟夜不食,胃中虚馁,阳气交升,中无弹压,下焦阴伤,已延及胃,难以骤期霍然。(胃虚)
黄精 三角胡麻 炙草 茯苓
浊饮自夜上干填塞,故阳不旋降,冲逆不得安卧,用仲景真武法。(肾阳虚浊饮上逆)
人参 淡熟附子 生淡干姜 茯苓块 猪苓 泽泻
徐(四二) 色痿腠疏,阳虚体质,平昔喜进膏粱,上焦易壅,中宫少运,厚味凝聚蒸痰,频年咳嗽,但内伤失和,薄味自可清肃,医用皂荚搜攒,肺伤气泄,喷涕不已,而沉锢胶浊,仍处胸背募俞之间,玉屏风散之固卫,六君子汤之健脾理痰,多是守剂,不令宣通,独小青龙汤,彻饮以就太阳,初服喘缓,得宜通之意,夫太阳但开,所欠通补阳明一段工夫,不得其阖,暂开复痹矣,且喘病之因,在肺为实,在肾为虚,此病细诊色脉,是上实下虚,以致耳聋鸣响治下之法,壮水源以熄内风为主,而胸次清阳少旋,浊痰阻气妨食,于卧时继以清肃上中二焦,小剂守常,调理百日图功,至于接应世务,自宜节省,勿在药理中也。(肾气不纳)
熟地(砂仁制) 萸肉 龟甲心 阿胶 牛膝 茯苓 远志 五味 磁石 秋石
蜜丸,早服,卧时另服威喜丸,竹沥姜汁泛丸。
张(三十) 幼年哮喘已愈,上年夏令,劳倦内伤致病,误认外感乱治,其气泄越,哮喘音哑,劳倦不复,遂致损怯,夫外感之喘治肺,内伤之喘治肾,以肾主纳气耳。
加减八味丸每服二钱五分盐汤下,六服。
胡(六十) 脉沉,短气以息,身动即喘,此下元已虚,肾气不为收摄,痰饮随地气而升,有年,陡然中厥最虑。
熟地 淡附子 茯苓 车前 远志 补骨脂
气不归元,喘急跗肿冷汗,足寒面赤,中焦痞结,先议通阳。
熟附子 茯苓 生姜汁 生白芍
王(十九) 阴虚喘呛,用镇摄固纳。
熟地 萸肉 阿胶 淡菜胶 山药 茯神 湖莲 芡实
翁(四二) 脉细尺垂,形瘦食少,身动即气促喘急,大凡出气不爽而喘为肺病,客感居多,今动则阳化,由乎阴弱失纳,乃吸气入而为喘,肾病何辞,治法惟以收摄固真,上病当实下焦,宗肾气方法意。
熟地 萸肉 五味 补骨脂 胡桃肉 牛膝 茯苓 山药 车前子
蜜丸。
沈(二三) 阴虚阳升,气不摄纳为喘。
熟地 萸肉 五味 海参胶 淡菜胶 茯神 山药 芡实 湖莲肉 紫胡桃
杨(六一) 老年久嗽,身动即喘,晨起喉舌干燥,夜则溲溺如淋,此肾液已枯,气散失纳,非病也,衰也,故治喘鲜效,便难干涸,宗肾恶燥,以辛润之。
熟地 杞子 牛膝 巴戟肉 紫衣胡桃 青盐 补骨脂
陈(氏) 咳喘则暴,身热汗出,乃阴阳枢纽不固,惟有收摄固元一法。
人参 炙草 五味 紫衣胡桃 熟地 萸肉炭 茯神 炒山药
又 摄固颇应。
人参 附子 五味 炙黄 白术
疮痍疥疾,致气喘咳出血痰,固是肺壅热气,今饮食二便如常,行动喘急,与前喘更有分别,缘高年下虚,肾少摄纳,元海不固,气逆上泛,是肿胀之萌,宜未雨绸缪。
六味丸,加牛膝车前胡桃。
望八大年,因冬温内侵,遂致痰嗽暮甚,诊脉大而动搏,察色形枯汗泄,吸音颇促,似属痰阻,此乃元海根微,不司藏纳,神衰呓语,阳从汗出,最有昏脱之变,古人老年痰嗽喘症,都从脾肾主治,今温邪扰攘,上中二焦留热,虽无温之理,然摄固下真以治根本,所谓阳根于阴,岂可不为讲究。
熟地炭 胡桃肉 牛膝炭 车前子 云茯苓 青铅
热炽在心,上下不接,冲逆陡发,遍身麻木,喘促昏冒,肾真不固,肝风妄动,久病汤药无功,暂以玉真丸主之。
喘症之因,在肺为实,在肾为虚,先生揭此二语为提纲,其分别有四,大凡实而寒者,必挟凝痰宿饮,上干阻气,如小青龙桂枝加朴杏之属也,实而热者,不外乎蕴伏之邪,蒸痰化火,有麻杏甘膏,千金苇茎之治也,虚者,有精伤气脱之分,填精以厚厚之剂,必兼镇摄,肾气加沉香,都气入青铅,从阴从阳之异也,气脱则根浮,吸伤元海,危亡可立而待,思草木之无情,刚柔所难济,则又有人参河车五味石英之属,急续元真,挽回顷刻,补天之治,古所未及,更有中气虚馁,土不生金,则用人参建中,案集三十,法凡十九,其层次轻重之间,丝丝入扣,学人宜深玩而得焉。(邵新甫)
徐评 此篇治下之法已备,治上之法尚多遗漏,不可不讲也。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8-18 14:07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