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王旭高临证医案 查看内容

王旭高临证医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医案类 >> 王旭高临证医案

王旭高临证医案-卷之二-中风门

2015-12-10 22:20| 发布者: 亦夕醉知己| 查看: 37| 评论: 0

类中五年,偏痱在右。元气不足,痰流经络。近今两月,谷食大增,虽为美事,亦属胃火。火能消谷,故善食而易饥也。调治方法,不外补养精血,熄风通络,和胃化痰。
制首乌 当归 大熟地 刺蒺藜 三角胡麻 桑寄生 茯苓 半夏曲 麦冬肉 新会皮
渊按:此肝肾水亏而虚火盛者,故以滋水熄风为治。
风中廉泉,痰阻舌本,口角流涎,舌蹇而涩,右肢麻木仆中根萌。拟熄风和阳,化痰泄络。
羚羊角 石决明 胆星 法半夏 茯苓 甘菊炭 远志 煨天麻 橘红
渊按:痰火用事,故泻火化痰,通络熄风。甘菊不宜用炭。
口歪于左,手废于右,肝风胃湿,互相牵掣。舌强而蹇,痰留心脾之络也,类中显然。
党参 当归 半夏 茯神 钩钩 石决明 川断 秦艽 胆星 桑枝
渊按:脾虚生痰,肝虚生风。运脾即是化痰,养肝佐以熄风,为虚实参半之治。
两手关脉皆见一粒厥厥动摇之象,此脾虚木盛,内风动跃之候也。左半肢体麻木不仁,头眩面麻,此属偏枯,虑延仆中。
制首乌 当归 白芍 茯苓 陈皮 煨天麻 秦艽 石决明 刺蒺藜 池菊 钩钩 桑枝
两关脉厥厥动摇之象大减,其内风有暗熄之机。左手屈伸稍安,左足麻木未愈。今拟补肾生肝,为治本之计。
地黄饮子去桂、附。
渊按:去附、桂,水中之火尚不虚也。
左手脉沉弦而涩数不调,乃血虚而肝风暗动也;右关脉独缓滑,胃有湿痰,尺寸俱弱,金水两虚。症见耳聋,两肩膊 而难举,痰多,口中干腻,是其征也。
大生地 麦冬 归身 石决明 半夏 蒺藜 钩钩 橘红 牡蛎 元参 指迷茯苓丸
脉左弱为血虚,右弱为气虚,气血两虚,上为头眩,半身以下皆形麻木而成瘫痪,甚则心乱神昏,此肝风挟痰所致。法当清上补下。
淡苁蓉 大生地 天冬 牛膝 元参 菖蒲 大麻 萆 茯苓 陈皮 黄柏 洋参
渊按:清阳明以利机关,养肝肾以滋阴血,运脾气以化湿痰,丝丝入扣。
血不养筋,肝风走络,左臂酸痛,或止或作。法当养血通络。
制首乌 当归 杞子 豆衣 丹参 蒺藜 苡仁 茯苓 秦艽 桑枝 红枣
酒客中虚嘈杂,木胜风动,头旋掉眩,兼以手振,此内风挟痰为患。须戒酒节欲为要。
天麻 冬术 茯苓 杞子 沙苑子 钩钩 制首乌 当归 白芍 半夏 石决明 池菊
久患肝风眩晕,复感秋风成疟。疟愈之后,周身筋脉跳跃,甚则发厥。此乃血虚不能涵木,筋脉失养,虚风走络,痰涎凝聚所致。拟养血熄风,化痰通络。
制首乌 紫石英 白蒺藜 半夏 茯神 洋参 陈皮 羚羊角 石决明 煨天麻 枣仁 竹油 姜汁
渊按:疟后脾气必虚,风动虽由木燥,痰聚由于脾虚。若舌苔浊腻,运脾化痰尤不可少。
年已六旬,肾肝精血衰微,内风痰涎走络,右偏手足无力,舌强言涩,类中之根萌也。温补精血,兼化痰涎,冀免偏枯之累。然非易事,耐心调理为宜。
苁蓉干 巴戟肉 茯神 木瓜 半夏 杞子(盐水炒) 远志肉(甘草汤制) 海风藤 萸肉(酒炒) 牛膝 杜仲(盐水炒)
又 肾藏精,肝藏血,肾肝精血衰微,筋骨自多空隙,湿热痰涎乘虚入络,右偏手足无力,舌根牵强,类中之根。温补精血,宣通经络,兼化痰涎,守服不懈,加以恬养安泰,庶几却病延年。
苁蓉干 党参(元米炒) 牛膝 半夏 杞子(盐水炒) 陈皮 续断 茯苓 巴戟肉 桑枝
又 丸方。
苁蓉干(二两,酒煮烂,捣入) 党参(三两,元米炒) 熟地(四两,砂仁末、陈酒拌,蒸烂捣入) 麦冬(二两,去心,元米炒) 枣仁(三两,炒、研) 巴戟肉(三两,盐水炒) 归身(二两,酒炒) 萆 (三两,炒) 制首乌(四两,炒) 茯神(三两) 牛膝(三两,盐水炒) 天冬(二两,去心,元米炒) 半夏(二两) 陈皮(二两五钱) 杜仲(三两,盐水炒) 虎骨(三两,炙) 菖蒲(一两) 杞子(四两,盐水炒)
上药各选道地,如法制炒,共研细末。用竹沥四两,姜汁三两,捣入,再将白蜜为丸,如黍米大,用瓷器装好。每朝服五钱,开水送下。
风痰入络,脑后胀痛,舌根牵强,言语不利,饮食减进。久防痱中。
羚羊角 防风 制僵蚕 生甘草 羌活 远志肉 川芎 桔梗 桑叶 薄荷 钩钩
又 颈项胀是风,舌根强属痰,风与痰合,久防类中。
熟地 白芍 续断 杞子 杜仲 秦艽 当归 牛膝
渊按:实多虚少,前方恰合。后方大补,与痰阻舌本者不宜。
类中之后,手足不遂,舌根牵强,风痰入络所致。防其复中。
党参 大生地 制南星 白芍 秦艽 冬术 制首乌 羚羊 角虎骨 归身 牛膝 海风藤 沙苑子 茯苓 枣仁 杜仲 生苡仁 陈皮 川贝 半夏
上药煎浓三次,加竹沥二茶杯,姜汁二十匙,白蜜二杯,阿胶四两,烊化收膏。
劳碌伤气,肝风、阳气弛张;肥体气虚,湿热痰火扰动。忽然磕睡,几乎跌仆,舌强言漫,右偏肢痱。此属偏中,犹幸神识尚清,痰涎未涌,或可图幸。治以熄风化痰,安神清火,冀其得效为妙。
羚羊 决明 天麻 竺黄 茯神 菖蒲 川贝 胆星 半夏 橘红 嫩钩 竹沥 淡姜汁
惊动肝胆,风阳与胃中之痰浊交互入络。营卫营运之气,上下升降之机,阻窒碍滞。周身皮肤,肌肉,关节麻木不仁,胸脘不畅,饮食无味,口多涎沫,头昏心悸。风阳抑郁不伸,痰浊弥漫不化。苔白而裂,大便干燥。胃虽有湿,而肠液已枯矣。拟清火熄风,化痰渗湿,参以养血滋液。
羚羊 苁蓉干 天麻 决明 半夏 麻仁 制南星 泽泻 橘红 茯神 当归 嫩钩 姜汁 竹沥
渊按:饮食不化精微而化痰浊,致胃湿肠燥,由气秘不行,中焦升降失其常度耳。
右关脉独滑动如豆,此有痰浊在中焦也。中脘皮肉觉浓,手足筋脉时或动惕,痰走经络之象。法当攻补兼施。
朝服香砂六君丸三钱,夜服控涎丹十四粒,朱砂为衣。
素有痰饮咳嗽,土弱金虚。金虚不能制木,并不能生水;土弱不能御木之侮,并不能生金而化痰。病情有似风痰瘫痪,足软难行,口流涎沫,舌左半无苔,口常不渴,脉虚弦滑,大便坚燥。种种见症,皆显金土水不足而风痰有余。病根日久,调之不易,姑拟一方备采。
苁蓉干 半夏 五味 牛膝(盐水炒) 麦冬(元米炒) 巴戟天 麻仁 熟地 茯神 陈皮 肉桂 竹沥 姜汁
体肥多湿,性燥多火。十年前小产血崩,遂阴亏火亢,肝风暗动,筋络失养,其根已非一日。去秋伏暑而成三疟,疟久营卫偏虚,遂致内风夹痰扰络,右半身麻痹而似偏痱,调理渐愈。今但右足麻辣热痛,痛自足大趾而起,显系血虚肝经失养。
据云,腿膝常冷,足骱常热。并非足骱有火而腿膝有寒也。想因痛处则热;上腿之处气血不足,故寒也。至于左胫外 皮肉之内,结核如棉子,发作则痛甚,此属筋箭,是风痰瘀血交凝入络而成,与右足之热痛麻辣不同。今且先治其右足,姑拟一方请正。
大生地 萆 茯苓 阿胶 天麻 五加皮 归身 牛膝 冬术 独活 丝瓜络 木瓜
渊按:筋箭之名甚新。仁渊曰:中风一证,昔河间言火,东垣言气,丹溪言痰,各持其说。以余观之,要不外阴精阳气不能转输布化,或痰或火或气得以乘间窃发,阻其窍隧经络,致无故昏仆,或口噤语蹇,手足偏废,虽有脏腑经络之分,总是本虚标实。惟本虚故容易受邪,而风也,火也,痰也,虽名外邪,其实风即逆气所化,痰即饮食所生,火亦阳气偏盛,乃化良民为盗贼耳。《内经》曰:人年四十而阴气自半。阴气者,乃五脏之精气也。精气暗亏,三邪易发,故病者每在四十以后,少壮者鲜焉。
王清任《医林改错》谓全属虚证,治以大剂黄 ,虽属偏见,不为无因。而细想病情,若非真脏大虚,安有如是猝暴!与外感伤风、中风,岂可同年而语!彼则贼自外来,此则舋由内起。古人以小续命加减治一切中风,余每疑焉。盖以辛温发散之方,而治内伤精气之病。朱丹溪曰:西北方气寒土燥,或有真中风;东南则因湿生痰,痰生火,火生风耳。若然,则西北之病仍是外感风邪而名为中风,与猝然昏仆偏废,大相悬绝,岂可混同论治!余生长东南,未见西北之病,读书至中风一篇,每不满意于古人焉。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8-19 03:48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