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网 首页 王旭高临证医案 查看内容

王旭高临证医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医案类 >> 王旭高临证医案

王旭高临证医案-卷之一-温邪门

2015-12-10 22:21| 发布者: 逆之羽| 查看: 27| 评论: 0

久患三疟未愈,劳力更感风温,而发时证,及今八日。壮热烦躁,汗不能出,疹不能透,热郁蒸痰,神糊呓语,两胁疼痛,难以转侧,胸闷气粗,动则欲厥。所以然者,邪热与瘀伤混合,痰浊与气血交阻,莫能分解,以致扰乱神明,渐有昏喘之险。
豆豉(五钱) 苏梗(一钱) 郁金(一钱) 赤茯神(三钱) 连翘(三钱) 丹皮(钱半) 当归(三钱) 杏仁(三钱) 天竺黄(钱半) 木通(一钱) 猩绛(七分) 菖蒲(五分) 青葱 枇杷叶
渊按:郁金、杏仁解气郁,当归、葱、猩解血郁,豆豉、苏梗从里达表,尤宜佐黄芩、鲜地等以解热郁,否则热不解而诸郁亦不开,热蒸痰阻,陷入胞络易易。
湿温过候,斑疹并见,心胸烦懊,神识模糊。脉数混混而不清,舌心苔干而不腻。湿蕴化热,热渐化燥。气粗短促,目赤耳聋。阴精下亏,风阳上亢。虑其内陷昏痉。拟生津达邪,兼芳香逐秽。
鲜斛 淡豆豉 竹茹 连翘 橘红 赤苓 天竺黄 黑栀 菖蒲 郁金 羚羊 陈胆星 牛黄清心丸(五分) (加)犀黄(三厘)
又 湿温邪在太阴、阳明,湿胜于热,太阴为多;热胜于湿,阳明为甚。日晡烦躁,阳明旺时也。口虽渴,苔仍白腻,乃湿蕴化热,余湿犹滞,气火熏蒸,蒙蔽清窍,故斑疹虽透而神识时糊,脉沉小而数疾,皆邪郁不达之象。倘若热甚风动变劲,便难措手。
半夏 赤苓 鲜斛 连翘 川连(姜汁炒) 菖蒲 通草 豆豉 郁金 益元散 竹茹 茅根 黑栀
渊按:宜参凉膈散缓缓通下,不致下文化燥内陷耳。盖湿温虽不可早下,而热胜挟滞者,不下则热邪挟滞不去。湿邪亦从热化燥化火也。
又 湿温旬日,脉数较大于昨,热势较盛于前,所谓数则烦心,大为病进,并非阴转为阳、自内达外之象。舌苔白浓,上罩微灰,面红目赤,阳盛之征;头昏耳聋,阴虚之象;小溲窒塞,气化不及也。当生津以彻热,利窍以化湿。救阴不在肾而在生胃津,去湿不可燥而在通小便。盖汗生于津,津充汗出而热解;小肠为心之府,小便通利,心火降而神清。
羚羊角 赤苓 菖蒲 竺黄 泽泻 益元散 知母 鲜斛 通草 竹叶 鲜薄荷根
另:用珠子(五分) 血珀(五分),为末,调服。
渊按:名言傥论,勿草草读过。
又 湿热郁蒸,如烟如雾,神识沉迷,脉时躁时静。静则神倦若寐,躁则起坐如狂,邪内陷矣。虽便不通,而腹鸣不满,肠胃不实,其粪必溏,未可骤攻下之。大凡温邪时症,验舌为先。
今尖苔白,上罩微霉,邪在营气之交。叶氏云:邪乍入营,犹可透热,仍转气分而解,如犀、羚、元、翘等是也。从此立方,参以芳香宣窍。
犀角 羚羊角 鲜斛 竺黄 元参 连翘 益元散 赤苓 竹茹 至宝丹(一粒)
又 前方加鲜地、栝蒌仁、枳实。
又 舌黑而干,湿已化燥;频转屎气,脘腹按痛,邪聚阳明,肠胃已实,当商通腑。但小便自遗,肾气虚也。正虚邪实,津枯火炽,惟有泻南补北,勉进黄龙汤法。
鲜地 人参 生军 元参 元明粉 菖蒲 竺黄 连翘 竹叶 甘蔗汁(代水煎药)
渊按:蔗汁生饮最妙。代水煎药,不但腻膈,且失凉润之性矣。
又 下后舌黑稍退,而脉反洪大,神识仍昏,阳明火旺也。
清阳明燔灼之火,救少阴涸竭之阴,用景岳玉女煎。
鲜地 元参 鲜斛 知母 竺黄 麦冬 石膏 竹叶 芦根 蔗汁(一杯,冲)
又 津回舌润,固属休征;风动头摇,仍为忌款。温邪虽退,元气大虚,虚风上扰不息,又防眩晕厥脱。今当扶正熄风,参以生津和胃。
生洋参 钩钩 天麻 茯神 制半夏 石决明 秫米 陈皮 麦冬 竹茹 甘蔗皮
渊按:热滞虽从下而松,肝家阴液早为燥火所伤,故见证如此,迟下之累也。
素有肝胃病,适挟湿温,七日汗解,八日复热。舌灰唇焦,齿板口渴,欲得热饮。右脉洪大数疾,左亦弦数。脘中仍痛,经事适来。静思其故,请明析之。夫肝胃乃腹中一脏一府,木乘土则气郁而痛。若不挟邪,安得寒热?即有寒热,断无大热,以此为辨也。又询大便坚硬而黑,是肠胃有实热,所谓燥屎也。考胃气痛门,无燥屎症,惟瘀血痛门有便血,然此症无发狂妄喜之状,则断乎非蓄血,此又一辨也。渴喜热饮,疑其为寒似矣。不知湿与热合,热处湿中,湿居热外,必饮热汤而湿乃开,胸中乃快,与阴寒假热不同,再合脉与唇,其属湿温挟积无疑。
《伤寒大白》云:唇焦为食积。此言诸书不载,可云高出前古。
豆豉 郁金 延胡 山栀 香附 赤苓 连翘 竹茹 蒌皮
外用葱头十四个,盐一杯,炒热,熨痛处。
按:病本湿温挟食,交候战汗而解,少顷复热为一忌。汗出而脉躁疾者,又一忌。适值经来,恐热邪陷入血室,从此滋变,亦一忌。故用豆豉以解肌,黑栀以清里,一宣一泄,祛表里之客邪。延胡索通血中气滞、气中血滞,兼治上下诸痛。郁金苦泄以散肝郁,香附辛散以利诸气,二味合治妇人经脉之逆行,即可杜热入血室之大患。栝蒌通府,赤苓利湿。加竹茹、连翘,一以开胃气之郁,一以治上焦之烦。外用葱、盐热熨,即古人摩按之法,相赞成功。
渊按:此虽有食积,亦不可下,以胸痞脘痛,渴喜热饮,中焦湿饮郁遏不开,寒热错杂,阳明之气失于顺降。若遽下之,轻则痞膈,重即结胸矣。同一湿温夹滞,其不同有如此者。
又 服药后大便一次,色黑如栗者数枚,兼带溏粪。脘痛大减,舌霉、唇焦俱少退,原为美事。惟脉数大者变为虚小无力,心中觉空,是邪减正虚之象,防神糊痉厥等变。今方九日,延过两候乃吉。
香豉 青蒿 沙参 赤芍 川贝 郁金 黑栀 竹茹 稻叶 金橘饼
渊按:大便通而痛减,乃葱盐按摩之功也。葱能通气,咸能顺下,阳明之气得通,胃气自然下降;胃气通降,大便无有不通者。夫便犹舟也,气犹水也,水流顺畅,舟无停滞之理。若但知苦寒攻下,不明中气之逆顺,是塞流以行舟耳!
温邪十二日,斑疹遍透,神识仍糊,大便屡行,齿垢未脱。舌尖红,中心焦,阴津灼也。左脉大,右脉小,元气弱也。
昨投清泄芳开,是从邪面着笔;今诊脉神委顿,当从元气推求。
要知温属阳邪,始终务存津液;胃为阳土,到底宜济甘凉。所虑液涸动风,易生痉厥之变;胃虚气逆,每致呃忒之虞耳!
羚羊角 沙参 生草 竺黄 菖蒲 鲜石斛 犀角 元参 洋参 泽泻 茯神 芦根 蔗汁
另用濂珠粉三分,上血珀末三分,开水调服。
又 昨用甘寒生津扶正,病势无增无减。然小便得通,亦气化津回之兆也。症交十三日,是谓过经,乃邪正胜负关头。从此津液渐回,神气渐清,便是邪退之机;从此而津液不回,神糊益甚,便是邪进之局。正胜邪则生,邪胜正则重。仍以生津救液,冀其应手。
羚羊 鲜斛 沙参 洋参 麦冬 泽泻 赤苓 元参 蔗汁 芦根 珠黄散
又加知母、川贝。
又 甘寒清润,固足生津,亦能滋湿。向之舌绛干焦者,今转白腻,口多白沫,是胃浊上泛也。小便由于气化,湿滞中焦,气机不畅,三焦失于输化,故不饥,不思纳,小便不利也。法宜宣畅三焦。
豆卷 赤苓 猪苓 泽泻 生苡仁 杏仁 通草 竹茹 陈皮 半夏曲 谷芽 血珀(五分,研末,冲服)
渊按:帆随湘转,妙于转环。脾肾阳气素虚,阳邪一化,阴湿即来。在脉神委顿时早防之,庶免此日波变。然不料其变之如是速耳。古方大豆卷治筋挛湿痹,苏地用麻黄汤浸,借以发汗,与此症总不相宜。
又 瘀热蓄于下焦,膀胱气痹不化,少腹硬满,小溲不利。
下既不通,必反上逆,恐生喘呃之变。开上、疏中、渗下,俾得三焦宣畅,决渎流通。
紫菀 杏仁 桔梗 川朴 陈皮 赤苓 猪苓 泽泻 苏梗 血珀 通草
又 照方加参须(五分),煎汤调下血珀(五分)。外用田螺二枚,葱白一握,桃仁三钱,曲少许,麝香五厘,肉桂五分,合打烂,炖温,敷脐下关元穴。
又 温邪甫退,少腹板硬,膀胱气化无权。昨议疏泄三焦,小便仍不畅。今少腹硬满过脐,其大如盘,按之不痛,脉沉小,舌白腻,身无热,口不渴,所谓上热方除中寒复起是也。夫膀胱与肾相表里,膀胱气化赖肾中阳气蒸腾。肾阳不足,膀胱水气凝而为瘕,须防犯胃冲心呃厥等变。急急温肾通阳泄水,犹恐莫及。
肉桂五苓散,送下金匮肾气丸三钱。
渊按:须此方解下焦之围,再佐葱、盐按摩更妙。
又 通阳泄水,与病相投,虽未大减已奏小效。腹中觉冷,中阳衰弱显然。
照方加木香、炮姜。
症交十二日,目赤耳聋,舌白烦渴,脉洪大而汗出。当辛凉以彻气分之热邪,甘凉以救肺胃之津液。
北沙参 麦冬 知母 竺黄 元参 生石膏(薄荷同打) 滑石 竹叶 芦根
又 目张不语而神慧,与汤则咽,身能转侧。舌苔灰白,脉形洪滑。并非邪闭心包,乃肝阳夹痰火阻塞清明之府。勿再芳香开达,开则邪反内陷矣,慎之!
羚羊角 川贝 郁金 茯苓 胆星 石决明 远志 鲜斛 竹油 姜汁 北沙参
渊按:清火熄风,豁痰通窍,丝丝入扣。惟沙参可斟酌,以其补肺也。舌苔灰白,痰火征兆。
又 目张不语,多汗脉大。阳盛阴虚,防其厥脱。急救其阴,希图万一。
生洋参 石决明 沙参 茯神 麦冬 川贝母 五味子
又 目已能合,口已能言,但舌蹇而言涩。汗多稍收,脉大稍敛,似有一线生机。所嫌两臂动强,恐其发痉。拟存阴熄风法。
羚羊角 鲜地 生地 洋参 沙参 石决明 麦冬 钩钩 蔗汁
渊按:几乎类中。大抵平素肺肾阴气不足,肝阳有余,年过四十者,每有是证。
温邪八日,神识模糊,斑色红紫,脘腹拒按,结热旁流。舌红干燥,目赤唇焦,而又肤冷汗出,脉伏如无。邪热内闭,阴津外泄,颇有内闭外脱之虑。勉进黄龙汤法。
大生地 参须 生军 枳实 连翘 天竺黄 元参 菖蒲 鲜斛
渊按:肤冷、汗出、脉伏,非虚象,乃闭象也。从斑色红紫上看出。参须可斟酌。
久病元气未复,又感湿温,已愈旬日。解表、疏中、通下之药,皆已服过。现脉仍数,舌白腻。头汗多,身热不解,咳嗽不扬,小溲不爽。且以分泄三焦,再看转机。
豆卷 杏仁 赤苓 腹皮 川朴 桔梗 蒌皮 苏梗 泽泻 滑石 通草
舌白,口渴,咽痛。湿温化热,症方四日。年高正虚,势防战汗。冀其无变为佳。
薄荷 桔梗 射干 滑石 牛蒡子 橘红 杏仁 枳壳 蔻仁 芦根
又 温邪挟积化燥。昨服药后战汗不透,大热虽减,里热仍炽。舌霉边白,脉形不显。高年恐其内陷。
大力子 香豉 鲜斛 连翘 黑栀 薄荷根 滑石 枳实
又 胸脘板痛拒按,此属结胸。舌心燥边白,此挟痰水,挟气积。症交七日,温邪内伏,将燥未燥,将陷未陷。昨午投生津达邪一剂,今结胸症已具。势不容缓,再进小陷胸法。
川连 半夏 枳实 蒌仁 香豉 黑栀
渊按:仲景小陷胸以枳实佐川连,栝蒌佐半夏,苦泄辛润,开中焦之痞,以化痰水热邪。方名陷胸,与诸泻心汤出入,并非下剂。今人以蒌、枳为通腑之药,殊属可笑。
温邪得食则复。舌心尖焦黄而干,边苔白腻,心胸痞闷,此挟积,挟气,挟痰,挟水。大便已十二日不通,其势不得不下。
半夏 茯苓 泽泻 川连 枳实 川朴 蒌仁 大黄 元明粉
胸闷头痛,寒热往来。邪在少阳,有汗而热不解,是伤于风也。舌薄白,边色干红。阴亏之体,邪未外达,而津液暗伤,渐有化燥之象。症交七日,中脘拒按,似欲大便而不得出,少阳之邪传及阳明,胃家将燥实矣。防其谵语,拟少阳、阳明两解法。
柴胡 淡芩 半夏 枳实 甘草 香豉 黑栀 蒌仁 桔梗 滚痰丸(钱半)
渊按:从大柴胡、陷胸变化,不用大黄、黄连,以阴亏液伤,拒按在中脘,不在大腹也。借滚痰丸以微通之,心灵手敏。
又 得汗得便,邪有松机,是以胸闷、心跳、烦躁等症悉除,而头痛略减也。虽自觉虚馁,未便多进谷食,亦未可就进补剂,但和其胃,化其邪可耳。
香豉 豆卷 半夏 川贝 赤苓 陈皮 郁金 川斛 通草 竹茹
又 用和胃化邪法,一剂颇安,二剂反剧。良以畏虚多进谷食,留恋其邪,不能宣化,郁于心胸之间,湿蕴生痰,热蒸灼液,烦躁、恶心、错语。两手寸关脉细滑数,两尺少神,舌边干红,心苔黄腻,皆将燥未燥,将陷未陷之象。拟导赤泻心各半法,生津化浊,和胃清心。
犀角 川连 鲜斛 枳实 半夏 赤苓 连翘 黑栀 橘红 生甘草 通草 郁金 竹茹 芦根
万氏牛黄清心丸(五分)。
渊按:阳明痰热未清,遽进谷食,致有下文如是大变。宜仿仲景食服法,佐大黄以微下之。
又 症交十三日,身热不扬,神昏,舌短苔霉。邪入膻中,闭而不达。急急清泄芳开,希冀转机。
犀角 连翘 枳实 竺黄 芦根 菖蒲 黑膏 牛蒡 元参 薄荷根 郁金 鲜斛
紫雪丹五分,另调服。
又 神情呼唤稍清,语仍不出,邪欲达而不达。胸胁红点稍现,迹稀不显,斑欲透而不透。口臭便秘,时觉矢气,阳明燥实复聚。舌短心焦边绛,膻中之火方炽。芳开清泄之中,参以生津荡实。
前方加沙参、细生地、磨大黄。
又 口臭喷人,胃火极盛。斑疹虽见,透而未足。目赤神糊,脉洪口渴。急急化斑为要。古法化斑,以白虎为主。今仍参以犀地清营解毒,再复存阴玉女煎。
犀角 黑膏 麦冬 竺黄 大生地 知母 沙参 洋参 菖蒲 人中黄 芦根 石膏(薄荷打)
渊按:前方未知下否。若未通,可再下之,所谓急下以存阴也。有犀地、白虎清营救液,见证有实无虚,不妨放胆。
又 目能识人,舌能退场门,症渐有生机。当大剂存阴,冀其津回乃吉。
大生地 鲜石斛 麦冬 洋参 元参 生甘草 鲜生地 石膏 犀角 沙参 蔗汁
又 黑苔剥落,舌质深红,阴津大伤,燥火未退,左脉细小,右脉洪大,是其征也。际此阴伤火旺,少阴不足,阳明有余,惟景岳玉女煎最合。一面存阴,一面泻火,守过三候,其阴当复。
鲜生地 生石膏 元参 洋参 大生地 黑山栀 生甘草 知母 沙参 连翘 芦根
渊按:右脉洪大,阳明热结夹滞显然。
又 频转屎气,咽喉干燥,燥则语不出声。此阳明火势熏蒸,津不上承。重救其阴,兼通其腑,再商。
大生地 鲜生地 麦冬 生军 海参 北沙参 生甘草 元参 元明粉
渊按:从前欠下,尚是实热见象,海参嫌腻膈。
又 下后液未回,急当养阴醒胃。
生洋参 茯苓 橘红 麦冬 蔗皮 大生地 石斛 沙参 元参 谷芽
又 耳聋无闻,舌干难掉,阴津大伤。用复脉法。
大生地 麦冬 元参 洋参 阿胶(川连三分,拌炒) 生甘草 鸡子黄
又 迭进滋阴大剂,生津则有余,泻火则不足。今交三候,齿垢退而复起,神识已清,非阴之不复,乃燥火未清耳。今当法取轻灵。
洋参 枳壳 川贝 橘红 赤苓 枣仁(猪胆汁炒) 川连
雪羹汤煎。
又 诸恙向安。每啜稀粥,必汗沾濡,非虚也,乃津液复而营气敷布周流也。小溲涩痛,余火未清。惟宜清化。
冬瓜子 鲜石斛 通草 黑栀 生谷芽 甜杏仁 甘草梢
又 病退。日间安静,至夜发热神昏,乃余热留于营分也。
小溲热痛,心火下趋小肠。仿病后遗热例,用百合知母滑石汤合导赤散。
木通 草梢 竹叶 知母 鲜生地 滑石 百合
泉水煎服。
阴虚挟湿之体,感受时令风温,初起背微恶寒,头略胀痛,欲咳不爽,发热不扬,舌白腻,大便溏。峻投消散,暗劫胃津,以至饥不欲食,嗜卧神糊,呃忒断连,斑疹隐约。症方八日,势涉危机。阅周先生方,洵尽美善,僭加甘草一味以和之,具生津补中之力,未始非赞襄之一助也。若云甘能滋湿,甘能满中,孰不知之!须知苔薄光滑,胸不满而知饥,乃无形湿热,已有中虚之象,此叶氏所以深戒苦辛消克之剂,幸知者察焉!
牛蒡子 前胡 橘红 竺黄 郁金 刀豆子 桔梗 神曲 菖蒲 连翘 薄荷叶 竹茹 甘草 枇杷叶
渊按:此痰呃也。中虚挟痰,胃气通降不顺所致。
又 症逾旬日,系温邪挟湿,病在气营之交。苔白腻而边红,疹点透而不爽,寐则谵语,寤则神清,呃声徐而未除,脉象软而小数。周先生清营泄卫、理气化浊,恰如其分。
羚羊角 连翘 竺黄 川连 橘红 牛蒡子 半夏 丁香 柿蒂 竹茹 薄荷根 通草 茅根
渊按:寐昏寤明,痰火阻塞上中焦显然。方较上首好。
又 热处湿中,神蒙嗜卧,呼之则清,语言了了。舌白腻,脉软数,知非邪陷膻中,乃湿热深漫于上焦,肺气失宣布耳。呃尚未除,胃浊未化。拟从肺胃立法。
射干 杏仁 郁金 橘红 代赭石 川贝 沙参 桔梗 通草 旋复花 茅根 冬瓜子
渊按:开肺降胃,更为得旨,所以呃除神清。
又 呃除,苔稍化,欲咳不扬。仍从前法加减。
前方去代赭石,加蛤壳、赤苓。
又 去旋复花、射干、桔梗,加豆卷。
又 便泄数次,粘腻垢污。胃浊以下行为顺,故连日沉迷嗜卧,昨宵便惺惺少寐,且屡起更衣,愈觉神烦倦乏耳。今便泄未止,舌苔仍白,身热已和,酒客中虚湿胜。拟和中化浊,仿子和甘露饮。
生洋参 于术 赤苓 泽泻 滑石 鸡距子 广藿 木香 葛花 橘红 通草 竹茹
渊按:痰从便去,热亦随之,中焦之浊清,上焦之热亦降,故诸恙若失,转惺惺少寐耳。然苔未化,余湿未清,脾胃转运未复也。不可早补。
又 病已退,湿未楚。前方加减。
前方加参须、于术、神曲、谷芽。
温邪袭肺,肺失清肃,湿挟热而生痰,火载气而逆上。
喘息痰嘶,舌干口腻。昨日之脉据云弦硬,现诊脉象小而涩数,阴津暗伤,元气渐馁,颇有喘汗厥脱之虑。夫温邪为病,隶乎手经,肺胃位高,治宜清肃。痰随气涌,化痰以降气为先;气因火逆,降气以清肃为要。姑拟一方,备候高明酌夺。
鲜石斛 射干 杏仁 象贝 沙参 苏子 桑皮 沉香 芦根 竹油(冲服) 冬瓜子 枇杷叶 姜汁
渊按:议论明晰,最宜学步。方中沉香易黄芩则善矣。盖热化肺清,不患不降。凡诸清肺药皆能降气,沉香属木,降肝不降肺耳。
舌干而绛,齿燥唇焦,痰气喘粗,脉象细数。无形邪热薰蒸于膻中,有形痰浊阻塞于肺胃,而又津枯液燥,正气内亏,恐有厥脱之变。拟化痰涤热治其标,扶正生津救其本。必得痰喘平,神气清,庶几可图。
羚羊角 旋复花 葶苈 杏仁 川贝 鲜石斛 元参 茅根 竹油 沉香 代赭石 苏子 姜汁 枇杷叶 滚痰丸(三钱,人参汤送下)
又 头汗淋沥,痰喘不止,脉形洪大,面色青晦,舌红干涸,齿板唇焦。此少阴阴津不足,阳明邪火有余,火载气而上逆,肺失降而为喘,症势危险,深虑厥脱。勉拟救少阴之津,清阳明之火,益气以敛其汗,但肺以定其喘,转辗图维,冀其应手乃妙。
大生地(海浮石拌捣) 洋参 牛膝 五味子 石膏 桑皮 川贝 炙甘草 麦冬 人参(一钱,另煎,冲)
陈粳米煎汤代水。
渊按:脉形洪大,合之头汗面青,上实下虚大着。从补下纳气之中,想出清热救津之法,故能应手。人参、石膏、粳米,救肺清热,亦所以救肾也。
又 汗稍收,喘稍平,脉大稍软。但气仍急促,心中烦躁,舌红干涸,齿垢唇焦。津液犹未回,虚阳犹未息,上逆之气犹未降,虽逾险岭,未涉坦途。今少腹似有透 之象,是亦邪之出路。仍拟救少阴,清阳明,再望转机。
大生地(蛤粉炒) 洋参 沙参 元参 麦冬 鲜生地 牛膝 通草 豆卷 五味子 竹叶 枇杷叶
陈粳米煎汤代水。
渊按:前方应手,此即头头是道。通草、豆卷,淡渗泄表。
恐其耗津。不必虑邪之不去,津气回而邪自不容矣。
又 阴津稍回,气火未平。仍宜步步小心,勿致变端为幸。
大生地 洋参 沙参 元参 泽泻 麦冬 天竺黄 鲜石斛 石决明 茯神 芦根
温邪两候不解,脉形洪大中空;神昏蒙而如醉,舌淡红而无苔。与汤亦不却,不与亦不讨;呓语如呢喃,叮咛重复道。
昨日用芳开,神情略觉好。然凭症而论之,乃津枯而液燥。是必甘寒润燥生津液,俾得气化津回方保吉。聊立方法以备参,候高明以商夺。
大生地 鲜石斛 沙参 茯苓 麦冬 羚羊角 鲜生地 竺黄 甘蔗汁 芦根尖
渊按:案语清华,方法简洁,非学识兼到者不能。
温邪内蕴,痰浊上泛。壮热无汗,神识模糊,气逆痰多,舌腻尖红,大便不通。势防厥脱。
羚羊角 葶苈 杏仁 川贝 竺黄 黑山栀 蒌仁 枳实 豆豉 菖蒲
滚痰丸三钱。此方效。
渊按:实热夹痰,滚痰丸甚合,煎方亦好。
温邪五日,舌苔干黄,壮热无汗,胸腹板满硬痛,手不可近。此属结胸。烦躁气喘,口吐涎沫。防其喘厥。
黑山栀 豆豉 蒌仁 川连 杏仁 生大黄 葶苈 柴胡 枳实 淡芩 元明粉 皂荚子
凡结胸症,烦躁气促者死。此方是大柴胡汤、大小陷胸、栀豉合剂。
渊按:烦躁无汗而有气喘者,柴胡不可用。用柴胡仍蹈前人治伤寒之故辙也。幸有硝、黄、连、杏主持其间,否则坏矣。
又 下后结胸之硬满已消,而烦躁昏狂略无定刻,舌苔干燥,渴欲凉饮,壮热无汗。邪气犹在气分。以苦辛寒清里达表,冀其战汗无变为妙。幸其壮热无汗,可冀战汗。若汗出而仍壮热,则内陷矣。此方三黄石膏汤、鸡苏散与栀豉合剂。
又 战而得汗,脉静身凉,邪已解矣。舌黄未去,胃中余浊未清,尚宜和化。
川贝 赤苓 豆豉(炒) 连翘 黑山栀 通草 滑石 枳壳(炒) 竹茹
凡战汗后脉静身凉,用方大法,不外乎此。
病后元气未复,温邪乘虚窃发。初起即便壮热神糊,舌干,肩膊胁肋疼痛。今方二日,邪未宣达,已见津涸之象,其为重候可知。当此论治,是宜达邪以解其表。然叶氏云:初起舌即干,神略糊者,宜急养正,微加透邪之药。若昏愦而后救里,有措手不及之虞矣。
北沙参(一两) 牛蒡(三钱) 杏仁(三钱) 焦曲(三钱) 黑山栀(钱半) 豆豉(三钱) 连翘(三钱) 竺黄(一钱) 枳壳(一钱) 茅根(一两) 鲜薄荷根(五钱)
渊按:深得叶氏心传。
营阴素亏之体,感受温邪,病起肢麻寒热,旋即便泄神糊。今交七日,脉数而洪,舌燥齿干,必荡气促。阳明之火方炽,少阴之阴已涸。又腹硬痛,大便三日不通。积聚于中不下,气火尽浮于上。似宜通降为先。然阴津大涸,不得不先养其津。姑拟一方备商。
鲜生地(一两四钱) 北沙参(二两) 磨苏梗(五分,冲) 杏仁(三钱) 天竺黄(钱半) 茯神(三钱) 麦冬(五钱) 川贝(三钱) 悉尼汁(一杯,冲) 枇杷叶(三片)
渊按:先养正救津,斯为老眼无花。
又 津回舌润,汗出甚多,热势亦退。惟心烦不寐,大便不通。仍以前方加减。
前方去苏梗,加细生地一两,天冬三钱,麻仁三钱。
温邪发斑透疹,总在肺胃两经。邪热郁蒸,从里达外。
血分热炽则发斑,气分热炽则发疹。邪从外入,由气传营。热自内出,由营达气。此症胸前先发斑点,身未觉热。数日之后,始发寒热,续布痧疹。似乎营分先有伏热,而后温邪凑集,肺胃受病,始见咳嗽寒热等症。然斑已将化,疹已透齐,即有余邪,清之解之可已;乃反胸痞烦闷,气升恶心,喉痛难咽,其故何欤?良以怀孕八月,适当太阴、阳明养胎之候,邪热甚于肺胃,胎气失荫而上逆,繇是胸高气逆,烦躁不得卧,岂非病虽由热,而实乃胎气上冲所致也。为今之计,清解肺胃温邪,以化斑疹热毒,是为正治。然燎原之下,液灼津伤,亦必养其津液。胎气上升,为变最速,尤要先平胎气。肺主一身之主,又必降其肺气。肺气降而得卧,胎安不上冲,庶无喘厥之虞矣。
鲜生地(一两) 淡豆豉(三钱,同鲜地研) 川贝母(三钱) 磨苏梗(五分,冲)磨犀角(五分,冲) 磨郁金(五分,冲) 纹银(一两,先煎) 元参(二钱) 白薇(三钱) 竹茹(一钱) 野苎根(五钱) 枇杷叶(三片,去毛)
又 温邪上受,自气传营;而化火上炎,由胃及肺。喉属肺经,咽属胃经。凡咽喉之症,属实火者多,因肺胃之阳盛。肾脉循喉,肝脉绕咽,系虚火者,始关肝肾之阴亏。是其大略也。此症乃斑痧之后,喉痛色赤,全由邪火炽张。图治之方,犀角地黄,不出甘寒清解。昨吐红痰,无非气火熏蒸。今观脉色,已觉神清爽朗。喜逢知己,共斟酌而揣摩,幸谢主人,转忧疑为欣慰。立夏恰今朝,病能减而即是退;怀麟当此疾,胎不动即是安。大便才通,亦是转机之兆。小心调理,冀无欲速之讥。略泐数行,伏希晒政。
犀角 羚羊角 川贝 鲜石斛 元参 知母 鲜生地 麦冬 枇杷叶
金银花露、绿豆皮煎汤,与燕窝汤相和频饮。
又 夫温邪燔亢之余,余热固未能净;肺胃燎原之下,阴津必受其戕。养阴不在血而在津与汗,叶氏之名言;安胎须顺气,阴火忌上冲,妇科之要论。此症儿及两候,温痧既退,安得邪火复炽?喉肿既消,何以燥痛复盛?所以然者,胎当七八月之间,正肺与大肠司养之际,肺肠相为表里,肺主气而大肠主津,肺受火淫,燥热移于大肠,大肠当养胎之际,遂移热于胞络。《内经》云:人有重身,九月而暗,是胞之络脉绝也。胞脉者,系于肾而络胞胎。今热上迫肺,故音哑、咳嗽而喉复痛也。按此段经文,明指胎中阴火,当九月之期有此音哑一症,教人勿亟治之,惟恐伤其胎气耳。兹方八月,即得音哑咳频,岂非殃及池鱼之谓欤!今以甘凉生津治其上燥,参入咸寒以降阴中伏火,经所谓热淫于内,治以咸寒是也。须知治病要察机宜,养阴而火自降,指久病虚羸而言。火退而阴自充,乃暴病未虚之症。先辈有提其要曰:暴病多实,久病多虚。是其义也。然欤否欤,仍候华先生裁正。
北沙参(一两) 川贝(去心,勿研,三钱) 元精石(三钱) 知母(三钱,秋石煎汤拌浸) 蝉衣(一钱,去翅足) 大豆卷(三钱) 元参(三钱) 天花粉(三钱) 枇杷露(一杯,冲服) 野苎根(三钱) 赤苓(三钱) 生甘草(四分) 纹银(五分)
改方加羚羊角钱半,鲜生地七钱,黑山栀钱半。
渊按:伏温由内达外,由里传表,从少阴而出太阴,所以退而复来,轻而再重,不尽由乎胎热。疹属肺,肺主一身之表。斑属胃,胃为万物所归,温邪每从两经而达也。胞络者,乃胞门子户之胞,非心包络。胞络系肾,少阴之脉贯肾,上入喉中,热邪由少阴上干喉中,故音哑。甚则喉痛。
半月不大便,症交十二日,神昏舌煤,齿垢干枯。阳明邪火极炽,少阴阴液已亏,肠中宿垢不下,邪热无从出路。不下恐火盛劫液而痉厥,下之恐亡阴而呃脱。极难着笔,姑备一方。
犀角 鲜生地 生大黄 茯神 当归 菖蒲 大生地 连翘 枳实 麦冬 竺黄 元明粉
渊按:一面养阴彻热,一面通腑最稳当。硝、黄宜轻用。
又 便解三次,神气渐清,舌煤已化。今拟生津。
鲜石斛(一两) 川贝(二钱) 茯神(三钱) 元参(三钱) 生甘草(五分) 麦冬(三钱) 竺黄(钱半) 竹茹(一钱) 北沙参(一两) 大生地(一两) 甘蔗皮(一两)
阴虚之体,感受温邪,反复。今交九日,神识时迷,舌满碎腐,脉象渐沉。防其昏厥。备方候致和先生晒政。
犀角(四分,磨冲) 连翘(三钱) 丹皮(钱半) 栝蒌仁(三钱) 鲜生地(五钱)元参(三钱) 竺黄(钱半) 鲜薄荷根(一两)
另:珠子三分,血珀四分,研细末,芦根汤送下。
又 照前方去蒌仁,加大生地、生洋参、沙参、麦冬。
又 阴津大亏,痰火炽盛,内风暗动,痉厥将至。煎药不肯沾唇,姑以汤方备试。
参须(一钱) 川贝(二钱) 石决明(八钱) 杏仁(三钱) 芦根(一两) 竹油(三十匙,冲) 麦冬(三钱) 羚羊角(钱半,先煎) 悉尼汁(一杯,冲) 蔗汁(一杯,冲)
又 症势稍转机。仍候济慎先生裁正。
羚羊角 鲜生地 大生地 天冬 麦冬 鲜石斛 北沙参 石决明 西洋参 钩钩 芦根 竹油 茯神 蔗汁 梨汁 淡姜汁 生甘草 元参(二味,济慎先生加)
渊按:数方养阴则有余,泻火尚不足,致有下文邪热逗留之弊。
又 照前方加元精石,备候济慎先生裁正。
大生地 川贝 鲜石斛 石决明 元参 丹皮 麦冬 生洋参 北沙参 芦根 甘蔗汁
又 腑气不通,阳火不降,阴津不升。元气虽虚,不得不通其腑。
大生地(八钱) 鲜石斛(五分) 北沙参(一两) 元参(三钱) 知母(钱半)生大黄(三钱) 当归(三钱) 生洋参(三钱) 麦冬(三钱) 芦根(一两)
温邪初起,胸闷头痛,发热有汗。先宜凉解。
牛蒡子 豆豉 黑山栀 连翘 桔梗 橘红 荆芥 杏仁 薄荷 芦根
发汗太过,津液内夺。昨日生津以达邪,汗虽未出而疹点已化,热虽未退而脉象稍和,是佳兆也。苔煤而不甚燥,神糊而有时清,犀角、地黄虽可用,然大势无变,方亦无事更张,仍照前方加味。
北沙参(一两) 竺黄(钱半) 鲜石斛(一两) 连翘(三钱) 麦冬(三钱) 茯神(三钱,朱拌) 生甘草(四分) 元参(三钱)茅根(一两,去心) 灯心(三尺,朱拌) 九节菖蒲(八分)
渊按:神糊苔煤,鲜石斛可用,北沙参不可用。虽养肺阴,究嫌补肺助痰,麦冬亦然。此老好用二物,瑕瑜并见。
久患便血,阴气先伤于下。今感温邪挟积,肺胃之气阻窒。上喘下泄,发热口渴,舌绛如朱,额汗不止,遍体无汗,脉小数疾。厥脱险象,勉拟一方备正。
葛根(一钱) 黄芩(钱半) 石膏(三钱,薄荷同研) 赤苓(三钱)黄连(四分)杏仁(三钱) 牛蒡(元米炒,三钱) 生甘草(四分) 枇杷叶(三片)
上药用水两盏,煎至一盏。另用:
人参(一钱) 麦冬(钱半) 五味子(五分,炒) 生地(四钱) 阿胶(二钱,蛤粉炒)
用水两盏另煎,煎至半盏,冲和前煎,徐徐服下。
此为复方法。病系温邪,而阴虚欲脱,故立此法。凡暴喘多实,而壮热舌干,宜从清解。惟久患便血,今更下泄不止,所谓喘而不休,泄痢不止,水浆不入者不治。故不得不救其阴,希图万一。
渊按:阴血既耗于下,脾气复伤于中,故一感温邪而上喘下泄。泄为脾陷,喘为肾逆,两脏不守,厥脱易易。头汗者,阴不守而阳越也。身无汗者,阴液虚而气不能化也。舌绛如朱,胃阴亏而心火炽。脉小数疾,阴血虚而邪火伏。两方颇有心思,惟葛根嫌升发,牛蒡嫌泄肺。盖阴阳两虚,中气不守,气虽陷,不可升,汗虽无,不可发,急急顾虑中气阴液,犹恐不及。然肯用心如此,敬服之至。
阳明热邪充盛,遍体发出紫斑,鼻血龈碎。急与清解,防内陷。
犀角 石膏 薄荷 茜草 丹皮 鲜生地 连翘 紫草 元参 茅芦根
仁渊曰:温邪一证,前人每与伤寒混同论治。自喻嘉言始力辨其非,然犹不能跳出。至叶天士乃别开生面,吴鞠通继之,温热之治始大昌明。然非前人之误,前人亦为古人所误也。一误于《内经》:热病者,伤寒之类也。遂谓伤寒即温病,温病即伤寒,漫无分别。再误于王叔和集仲景《伤寒论》,以温病搀入伤寒之中,以为温热乃伤寒之变证,至后人有春变为温,夏变为暑之说,其实伤寒与温热相去霄壤。然温病亦非一端,有冬温,春温,冬温春发,风温痧疹,湿温之别。风温痧疹即春温一类,以感春令贼风,伤其皮毛,内合于肺,引动伏温,故见证咳窒气粗,或发痧疹。
病在肺胃气分,宜辛凉轻泄上焦,不可用重剂及血分药。若冬温、春温轻者,亦在肺胃,咳窒气促;重者,或发自少阳、少阴。
甚有涉厥阴者,由其阴精先虚,邪热蓄伏于虚处,其机一发,少阴阴精先已告困,液涸劫津,昏痉颤振接踵而至,起而腰痛胁痛,有汗不解者,不可轻视。盖腰为肾府,胁乃少阳经络游行之地,肾水不足,木火炽张故也。吾吴地处温下,湿动最先,冬温夹湿者少。春温已有夹痰、夹湿,湿温乃湿热相合。清其热尤须开其湿。
清热用苦泄凉润,开湿不得不佐辛通淡渗,而化燥者即不合。盖湿从热化,见热而不见湿矣。温邪以验舌为先,不可动辄发汗。有汗固不可再发,即无汗亦宜视其津液何如。若热盛液亏,妄汗最易昏痉,轻则咳窒气促,重则口鼻出血。辨六经与伤寒同,治法与伤寒大异。自汉唐及元明,多以伤寒之方治温热,虽经叶天士等大畅厥旨,然乡曲之士,遵师传而日读《汤头》、《医宗必读》等书,仍以羌、独、柴、前为发表套剂,其祸尚未息也。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6-20 13:17 , Processed in 1.3125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